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28章 小公主胡美琪
望着自己连肩带都露着,衣服衣衫不整的样子,就都忍扶额,也没想起我喝多了居然那样发狂,完全就跟一个小孩子像,胡来个不停地。我急忙换了一身自己的衣服,闻了闻,也没我连忙换了一身自己的衣服,闻了闻,没有那么浓烈的酒味,这才放心的去开门。本来想洗个澡,但是那样急促的门铃声,让我没有心思去洗澡。。...

看着自己连肩带都露出,衣服衣衫不整的样子,就忍不住扶额,没有想到我喝醉了竟然那样发疯,完全就跟一个小孩子一样,胡闹个不停。

我连忙换了一身自己的衣服,闻了闻,没有那么浓烈的酒味,这才放心的去开门。本来想洗个澡,但是那样急促的门铃声,让我没有心思去洗澡。

只能简单的梳洗一下就去开门,打开门门外站着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踩着恨天高,烫着卷发的美女,就是这一个美女气色看上去没有那么好,于是我客客气气的问:“美女,你找谁?”

她皱着眉头看着我,有些抱怨的说:“也不知道以琛是怎么想的,换了新的保姆也不知道跟我说一声。”

我一愣,换了新的保姆?是在说我吗?我低头看了看我的短裤短袖拖鞋,还有顺手扎起来的头发,在这么时尚的美女面前,确实很像个保姆。

她叫安以琛以琛,看来和安以琛的关系很不一般啊!

于是我耐着性子问:“你是来找总裁的吗?他去公司了,晚上才能回来。”意思是没事你就可以先走了,晚上再来。

但是她竟然冲我笑笑,声音小小的说:“以琛不在,我就先进去坐着等他吧!你要打扫就打扫你的,我不会吵到你的。”

说完她就径自走了进去,熟门熟路的找到客厅坐下,她看到餐桌上放着的牛奶和面包,高兴地走过去拿起就喝,还笑的一脸幸福:“以琛还是这么好,知道我要来,都给我准备好了吃的。”

我默默的看着她吃完,心里有些肉痛,这明明就是安以琛留给我这个病号的,她竟然就这么吃了,过分.......

我就那么坐着看着她,看她什么时候离开,这一坐就是半个小时,她哼着歌突然看着我,皱着眉头不高兴的问:“你一个保姆,要休息多久啊?还不去打扫卫生吗?”

她一句话又坐实了我是保姆的想法,我头昏昏沉沉的,没有心思跟她辩解,更何况她应该和安以琛关系很好,安以琛说了,不能让别人知道我们住在一起的事,所以我只能委屈自己做一天的保姆了。

我缓缓的站起身子,因为有些晕眩,所以开着沙发站了一会儿,她就不爽了,冷冷的嘲讽道:“要是让你打扫都觉得很累,你还做什么保姆?开个门都等了你半个小时,不能做就趁早回家种地吧!”

这个女人的名字我都还不知道,就被她从进来都现在一直针对,挑三拣四,我心里极度的不舒服,但是只能忍了,拿起鸡毛掸子,我开始清理房间里面各个角落的卫生,整整用了两个小时才打扫完。

我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水,拿了一个纸杯子倒了一杯水正准备喝,没想到那个女人又是一阵教训:“你这个保姆到底是怎么当的?不知道要自己带被子吗?主人家的东西不可以乱用,你不知道吗?”

我忍不住在她看不到的地方犯了一个白眼,看上去就是一个柔柔弱弱的女人,怎么就这样对人这样呢?

坐了这么多家务,我觉得浑身都不舒服,脑袋更加昏。但是还不等我休息一下,她就让我去做午饭,说她肚子饿了。

我没有办法,只能去给她做饭,结果注意力不集中,又被菜刀切了手指,贴了创可贴继续忍痛做饭,我心里已经憋了一肚子的气,但又要告诫自己忍住。

整整一天,她使唤了我一天,我就忍着身体上的不舒服,忍着内心的怒火服务了她一天,如果不是因为安以琛那么帮我,我一定早就忍不住翻脸了。

直到夜里八点,她让我给她倒了第三杯温水的时候,我就忍不住了,说了一句有点重的话:“美女,你就不能让我休息一下吗?”我在心里碎碎念,我都团团转了一天了,况且我还是个病人。

也不知道她家里有没有保姆,如果有的话,肯定都活活累死好几个了!

可偏偏就是这么一句话,她就不乐意了,红着眼眶问:“你是欺负我好欺负吗?”

她刚说完,门就被人打开了,安以琛好巧不巧走了进来,看着她红着的眼眶,皱着眉头心疼的走过去,紧张的拉着她的手问:“美琪,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吗?”

他这话问的,房间里就我和她口中的美琪,只能是我欺负了她呗?

不过我倒是第一次见他带着情绪说了这么多的话,表情也有些着急。

看着他着急的样子,那女人哭的更惨了,哽咽到说不出话来。安以琛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冷冷的看了我一眼,说:“别哭了,胡叔叔知道了,会骂我的。”

原来这个女人叫胡美琪,名字听上去柔柔弱弱的,人看上去也柔柔弱弱的,怎么就这么能表演呢?看上去好像我真的对她做了什么事一样。而且看安以琛的样子,已经在心里跟我定了罪似的。

我嘲讽一笑,我还以为他有多相信我呢,不过是看人罢了。

“以琛,你家的保姆好凶,我就是让她给我倒个水,她就说累,让我自己倒。”胡美琪哽咽着说的断断续续,靠在安以琛的肩膀上哭的楚楚可怜。

天知道我也很想哭,因为她颠倒黑白的能力太让我佩服了,原来就事个心机深沉的女人。

我很想拆穿她,但是想到和安以琛的约定,只能低着头不说话,看着自己的脚尖发愣,我脑袋好重,早就想睡一觉了。

安以琛带着探究的目光落在我的身上,淡漠的问:“是这样吗?”

我摇摇头,看着他问:“我说不是你相信我吗?”

“以琛你看她!这么凶,都不把你放在眼里,这样的保姆咱们别要了,换一个吧好不好?”胡美琪火上浇油,挽着安以琛的胳膊摇晃着撒娇,撅着嘴的样子让我觉得很做作。

但是安以琛偏偏吃她这一套,他摸了摸她的脑袋,将她护在怀里,冷冷的看着我说:“给美琪道歉,不然你这份工作就没有了。”

他不相信我,我淡漠一笑,既然不信我,还问我做什么?这是在威胁我不道歉就会丢了工作吗?原来我的存在仅仅只是因为一个女人。

奈何我现在需要这份工作,我还没有让渣男渣女后湖,我就只能忍气吞声,低着头,对着胡美琪九十度鞠躬说:“对不起胡小姐,是我不好让你生气了,我下次一定会注意自己的态度,你别生气了。”

胡美琪这才得意洋洋的看了我一眼,露出灿烂的笑容说:“以琛,咱们就不怪她了吧,她都道歉了,你带我出去吃好吃的可以吗?我肚子都饿了!”

我差点一口气提不上来,什么叫不怪我了,现在又要当好人吗?

“你就是这么善良,走吧,带你吃你爱吃的!”安以琛奖励式的捏了捏她的脸,然后冷冷的对我说:“你收拾家,完了就回去。”

说完他们就走了,关上门就只剩下我一个人,看着远去的车,我脸上不自觉一片温热。

蜜宠成瘾:总裁温情如刀

蜜宠成瘾:总裁温情如刀

作者:宝宝树 类别:短篇 综合评分 100

好闺蜜的一句“两情相悦”让我胎死腹中,婚姻失利。无助穷困潦倒之际,他的会出现,犹如曙光却再一次把我推上无尽的深渊。他的爱但是是把温柔如水刀,让我弥足身陷。安以琛,余生,请温然而,我们的婚姻破灭并不是因为感情不和,而是因为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妈宝男!。

第3章 亲痛仇快 2020-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