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十章 河童?
的安全,我是会把这个譬喻说玲花滴。  我们靠在一起,死死地地盯着水里的那些莲花及包裹着的人头。真不明白这玩意是怎么行成的,么水底有一种植物极像莲花,那些人头是植物自然而然茁壮生长的?我们了做好最坏的打算,准备好随时随刻主场从里面钻出来的怪物。但是我们靠在一起,死死地盯着水里的那些莲花及其包裹着的人头。真不知道这玩意是怎么形成的,难道水底有一种植物酷似莲花,那些人头是植物自然生长的?我们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准备随时迎战从里面钻出的怪物。可是过了许久,水面依旧没有动静。大概一刻钟的时间过去了,水面的气泡又逐渐沉了下去,长着血淋淋人头的莲花没有了,可我们依旧不敢放松,谁也不知道暂时的平静会不会就是暴风雨来临的征兆。。...

  我的心跳的厉害,几乎临近于崩溃的边缘。自己杀死那只乌鸦,如今它来找自己寻仇还好,要是连累了跟我一起的清清、玲花、陈星可就不好了。两个女孩这时也已经从睡袋里出来,看着水里面的东西,全部吓了一跳。就连拥有阴阳眼的清清也吓得脸色苍白起来,玲花显然吓得也不轻,双手各自握着一把手枪,准备随时发动进攻。我暗想这女人真不简单,上次闯龙潭带了一把左轮,今天竟然带了两把手枪,扮演了双枪老太婆的角色。不过,为了俺的安全,我是不会把这个比喻告诉玲花滴。

  我们靠在一起,死死地盯着水里的那些莲花及其包裹着的人头。真不知道这玩意是怎么形成的,难道水底有一种植物酷似莲花,那些人头是植物自然生长的?我们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准备随时迎战从里面钻出的怪物。可是过了许久,水面依旧没有动静。大概一刻钟的时间过去了,水面的气泡又逐渐沉了下去,长着血淋淋人头的莲花没有了,可我们依旧不敢放松,谁也不知道暂时的平静会不会就是暴风雨来临的征兆。

  又过了半个小时,水面依旧没有什么太大的动静。我实在坚持不住,直接一屁股坐到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其他人也开始松懈下来,全部坐到地上擦着脸上的冷汗。我看了一眼陈星,说你累不累,要不要进睡袋里睡一会。他的脸色依旧惨白,说还睡个屁,这种时候肯定睡不着了。就算侥幸睡着,也得没完没了的做着噩梦。

  我掏出那支从吴老头孙子手里用巧克力换来的弹弓,把它狠狠地丢到一边,说早知道当初就不要这玩意,否则就没机会手欠射死那只乌鸦,自然也就不会受到那东西的报复了。

  “乌鸦?什么意思?”清清狐疑的看着我。陈星喝了口说道:“乌鸦?报复?苏爷,你想多了,我先前看到那群乌鸦说它们是来找你寻仇,其实是我胡扯和你开玩笑的。你别往心里去,刚才水底冒出的那些东西,根本和那只死去的乌鸦没什么关系。”

  “是的,两者根本联系不到一起去。你也犯不着和弹弓较劲,把那东西捡起来吧,我还想找机会和你比试一下,看看到底是我的枪法准还是你的弹弓厉害。”玲花也开始叫我不要为乌鸦的事情而多想。我点了点头,暗想也是,不过玲花说要我用弹弓和其比试枪法可是万万不可,要是我依靠自己的实力和自身的非凡气质赢了她,那她会不会因为生气而一时冲动,然后就一梭子把剩下的子弹打到我身上?正想着,我开始在地上摸索着那支被我扔掉的弹弓,只是奇怪的是怎么也摸不着了,我记得刚刚明明丢在这里的。

  我心中郁闷,索性打开手电筒,结果发现一张脸贴在我的手电筒上,瞪大眼珠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我,而它的手里就攥着我丢在地上的那支弹弓。这玩意的个子很小,可是头却生的奇大无比。我连忙后退,边跑边喊着:“陈星啊,你的大头儿子来了。你这个小头爸爸还不去照看一下,担当起监护人的责任啊。”

  陈星当时就不乐意了,指着那东西说那是你大爷。这地方怎么会突然出现那么一只怪物来,也不知道是人是鬼。我打着手电筒照过去,发现那个东西的身后还有着几只和它身形类似的怪物。

  玲花这时向天空打了一颗照明弹。火光在空中点燃,我们看到一只只脑袋极大身子却极其瘦小的怪物一点点的从水里爬上来。这些东西头上的毛很稀疏,只不过像女孩的头发很长。它们的身子骨瘦弱,而且还都是驼背,不过一米多一点的身高。远远看去就像一个个刚刚上学的孩子,不过它们的脸上却是极其的苍老,上面满是皱纹,有的甚至还长了胡子。可能是因为它们从未见过照明弹的缘故,现在全部抬起头看着那个像太阳一样的东西。

  我们惊呆了,如今眼前的就有二三十只,谁知道从湖底还能爬出多少上来。这种情况下大家一致决定逃跑,毕竟谁也不知道这种东西的攻击力如何,最重要的是不知道它们是属于肉食动物还是食草动物,又或者说,它们根本不属于动物。

  只是令大家没有想到的是回去的路已经被几只怪物挡住了,它们瞪大眼珠,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们。

  “不管了,大家先躲开这些怪物再说。”玲花一声大喝,接着便拉着清清的手向一个甬道里跑去。

  我和陈星相互对视,也开始撒腿就跑,只是我们没有像清清和玲花那样手牵着手,毕竟咱们是男人,可不能在这群怪物面前丢了脸。

  我们躲进一间石室内,里面很潮湿,还滴答滴答的有水珠从上面掉下来。我喘了口粗气,把耳朵贴在地面,发现已经没有了声音,说明那群怪物没有追上来。我们也不敢开灯,谁知道那玩意的视力如何,根据他们同时仰起头看着天空燃烧的那颗照明弹的情况分析,它们对灯光还是很敏感的。要知道周围的环境都是漆黑一片,要是我们打开手电筒,就相当于妓女大白天的在街上拉客,警察想不抓也难。我们两个在充满水气的石室内大口的喘着粗气。

  在黑暗中,也不知陈星有没有看我,直接来了句:“道爷,您见多识广,知道那玩意是什么东西吗?”

  “我哪知道,反正天上飞的,地上走的,水里游的,老子压根就没听说过有那玩意。”陈星极其的郁闷,先前和我们夸下海口,说这里面根本就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东西。可没过多久,先是从湖底冒出那些中间长着血淋淋人头的花灯,后来又他娘的从湖底爬出这么多怪物出来。我用力的挠挠头,按理说自己上了大学之后就天天上网,在网上不知看了多少稀奇古怪的东西,可就是没听说过有这种东西存在过。

  “我知道了,先前咱们在一间石室内看到的那一架架骸骨,皆是头颅大身子小,我们还以为是小孩。其实不然,说不定那些骸骨就是刚才那群怪物的。”陈星的这一句话提醒了我,想到先前看到的那一颗颗硕大的骷髅头,肯定不属于人类的。说不定那些骸骨就是当年矿工开采铁矿时,和这种东西发生了冲突,结果杀了不少扔进那间石室中。只不过这种怪物到底是什么品种,长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

  “你说这铁矿是当年日本兵发现的,这些怪物会不会来自国外,是外来物种?”陈星的这句话再次提醒了我,自己上学那会从书上看到过一篇有关日本的传说。我说日本流传着一种东西叫河童,跟咱们中国的水鬼有些类似。那玩意头大身子小,身上还背着个乌龟壳,走起路来也是供着身子,不知道咱们遇到的那些怪物会不会就是日本的河童?

  陈星听了我的想法挠了挠头,说小鬼子当年入侵中国,还他娘的把自己的偶像带到了这边?我说这有什么好奇怪,说不定人家那会儿没戒奶呢。正说着,我们听到了一阵像是骨骼摩擦的声音。陈星好奇,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直接擦着了打火机。借着打火机的微弱灯光,我们看到石室的角落里躺着两只大乌龟。这乌龟壳不小,他娘的足有一口水缸那么大。

  “这种地方咋还能孕育出这么大的乌龟呢?”我一时好奇也擦着打火机凑了上去。陈星跟在后面说不一定是乌龟,是王八也说不准呢。

  我们靠的越来越近,发现那东西光有一个壳。我暗想是不是乌龟早就死了,只剩下空壳在这里。正想着,忽然从里面钻出一个东西,立马吓了我一跳。

七曲鬼谣

七曲鬼谣

作者:发誓不懒 类别:灵异 综合评分 100

搞笑有趣,我们是认真地的;挖墓,我们的是认真地的!为了找寻鬼谣所关联的那份神秘的宝藏,他们一次次的神秘面纱悬疑并乐此不疲。  挖墓的时候有妹子陪着,下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看不见,嗅着妹子的体香,难免会让人不会产生冲动。但一次次的试探后,却惊异的意外发现同行的妹子林哥叫做苏贝林,是这支临时组建的探险队的队长。。

第四章 青龙火凤 2021-0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