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7章 系统升级
口气,更有甚者敢回过头看几眼身后的山谷,道:“金将军无须如此,教我常渊只需。”有道:“兄弟们找到了好东西了?”  金国凤摇了摇摇头,“都烧成灰了。”又问:“小兄弟那些油是哪里来的,究竟是什么油,居然如此猛烈地?”  朱常渊不回话,故意地转移到话题,道:后面金国凤也跟了上来,他倒是没有去打点战场,有些不好意思的指了指身边的兄弟,说道:“让小王爷见笑了,兵蛋子就这样,朝廷拖欠饷银,兄弟们就指望着这些战利品了。”。...

  “娘的,没了,什么都没有了,这火忒厉害了。”一名亲兵跑出山谷,走到朱常渊跟前,有些抱怨,“兄弟你这是什么东西,比桐油凶多了。”

  后面金国凤也跟了上来,他倒是没有去打点战场,有些不好意思的指了指身边的兄弟,说道:“让小王爷见笑了,兵蛋子就这样,朝廷拖欠饷银,兄弟们就指望着这些战利品了。”

  不知不觉间,金国凤对朱常渊的称呼也变了,由之前的小子,变成了小兄弟,再变成现在的小王爷。

  朱常渊深吸一口气,甚至不敢回头看一眼身后的山谷,道:“金将军不必如此,教我常渊即可。”有道:“兄弟们找到好东西了?”

  金国凤摇了摇头,“都烧成灰了。”又问:“小兄弟那些油是哪里来的,到底是什么油,竟然如此猛烈?”

  朱常渊不答话,故意转移话题,道:“也不知道前方的战事怎么样了,吴总督知不知道这边的情况?”

  金国凤恍然大悟,说了一声:“坏事。”急忙回头,召集生还下来的二十几名亲兵,命令道:“兄弟们原地休息一个时辰,杀马,吃肉,然后火速赶往宁远。”

  接下来,也不用杀马了,就在刚刚的战场上找出一些烧的半生不熟的死马,割下马肉就地烤熟,兵士们一个个狼吐虎咽吃了一通。

  山风清冷,尤其是在这个料峭春寒的季节,众人也不敢贸然在山中睡觉,只跑到几里外的小溪边煮了一些水,喝下,然后就跟着金国凤一起向宁远城走去。

  此去宁远,正好路过高台堡,众人基本上都是两人共骑一匹马,走的也不算快,一直到第二天半晌才赶到高台堡。

  整个高台堡几乎成了一片废墟,四周明军修的防御工事都被毁坏殆尽,死尸无数。由于高台堡是关宁防线后方的缘故,除了被朱常渊烧死的那一批骑兵之外,其余清兵抢掠之后也在第一时间撤退。

  高台堡剩余的那些侥幸活下来的军民,此时正在处理城内外大量的尸体。

  金国凤要务在身,在高台堡就和朱常渊二人分别,直往宁远飞奔而去,走的时候还给二人留下一匹马。

  朱常渊二人走进王府,空空如也,回到院子里一看,已经尽是满目疮痍,府中的下人死伤无数,到处都是小范围的明火,烟雾朝天。

  “有人吗?王叔。。。常渝哥,灵儿表妹。。。”朱常宁声音含着沙哑,这里是他的家,突然失去,几乎要哭出来了。

  走进屋子里,同样是一片狼藉,各个房间都被搜罗一空,几乎所有值钱的东西都不见了,甚至厨房中的铁锅都被那些清兵揭了去。

  “呜呜。。。”朱常宁大哭,死亡的这些人都是他最熟悉的亲戚朋友。

  见到朱常渊竟然一滴泪没掉,常宁道:“你怎么不哭,难道不难受么?”

  “难受有用吗?”朱常渊拉起常宁,又在王府中的各个地方转了一圈,竟然在一个破落的房间中找到一只造型精美的青花瓷器。

  “嘿,这是好东西,能值不少钱。”朱常渊嘿然而笑,朱常宁则是冷眼斜视,道:“你这个时候了就想这些?”

  “切,难受有用吗,我们总要活下去!”朱常渊又打量了一下四周,没有看到有用的东西,便将那一只青花白梅瓶收起来,暗中放在小推车内。

  朱常宁难受了一会,心情慢慢也不是那么糟糕了,毕竟他的父亲在京城任职,母亲亡故多年,说到底这里死的没有他的直系亲戚。

  “吱呀。”突然,破落的小屋内,床底下一段木头被缓缓推出来,然后,在朱常渊二人恐惧的目光中,爬出来两人。

  “我。。。你吓死我们了,我还以为是鬼呢。”朱常渊没好气的说到。

  从床底下拱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朱常渝,下面还有一只嫩白的小手露出来,不一会儿又露出半个脑袋,眼睛看着外面,道:“拉我一把。”

  朱常渊一看是那个什么表妹,之前还嫌弃自己是乡巴佬,不过此时家庭遭难,那些不快也被他抛到脑后,伸出手去拉她。

  哪知灵儿表妹手突然缩回去,看了看朱常渊,小声说道:“你的手脏。”

  朱常渊听她这句话,气的差点背过气,看了看自己的手,确实有点脏,由于一夜奔波的缘故,上面满是泥土。

  “我来。”朱常渝神手将灵儿拉出来。

  朱常渊冷冷一笑,对着常宁道:“我们走,不管他们。”走出屋外。

  又在王府中的各个房间中搜罗一番,再也没找到半点值钱的东西,便对朱常宁道:“现在兵荒马乱,王叔也不知道去了哪里,这里是没法待了,你要不跟我一块去山里?”

  朱常宁没有别的办法,看了看王府此刻破败的景象,点了点头,又朝朱常渝和灵儿的方向看了一眼,问道:“他们俩怎么办?”

  朱常渊道:“懒得管他,跟我走吧。”

  二人骑着金国凤留下来的一匹马,向山里走去。这**都是清军骑兵的铁甲战马,平时就负重极大,现在脱了铁甲只驼了朱常渊二人,比铁甲的重量还轻不少,一路狂奔,两个时辰左右到达山中,已经是过了午饭,到了下午两点钟左右的光景。

  阿九和王家人都在地里犁地,看到朱常渊和朱常宁过来,赶紧过去行礼。

  朱常渊道:“老王不要多礼了,赶紧去忙吧,种地耽误不得。”又对阿九道:“你去做些饭菜来,我和常宁还没吃饭呢。”

  阿九道:“是的,少爷。”看二人衣衫破落的样子,也不敢多问。

  阿九不多时做好饭,二人简单吃了,便在朱常渊的房间中睡了一觉。可能是由于连夜都没有合眼的缘故,这一觉竟然睡到天亮,连晚饭都没吃。

  晚春、早上,太阳光有些微弱,不过落在地上,照在人的身上,也算有一点点的温暖。

  朱常宁的气色看起来不错,比昨天好了很多。

  朱常渊则是一大早来到门口的旱地里,看着王家父子在赶着两头牛犁地,竟然完成了一小半,又一个忧心的问题浮上心头。

  种子,还有化肥。

  中国古代时期土地的产量之所以很低,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土地贫瘠,有没有及时施肥的缘故,再者就是种子的问题。没有好的种子,产量自然不能跟上去。

  朱常渊现在面对的,就是这个问题,既然要种地,肯定按照高产的来,不然,不是白白的浪费自己的金手指吗?

  可是,问题在于,种子加化肥,加一块要有好几千斤甚至是万斤的重量,用这个小推车运输,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呢。

  回到房间,关上门,将系统的界面调出来,点开物品栏,小推车图标的后面还有一个图标,是个马拉车的形象。

  神手一点,上面出来一个对话框:两界运输工具马车,购买需要花费10000贡献度,是否购买。

  下面一个“是”,一个“否”两个按钮。

  朱常渊马上就乐了,一万贡献,老子现在兜里就有六十万一千多。

  “是。”马上点了下去。

  可惜,悲催的是,下面又出了一个红色的对话框:购买二级运输工具需要系统升级到二级,现在是否升级。

  “是”,“否”。

  点击了“是。”

  接着又是一个对话框:升级系统到二级,需要花费贡献度500000点,是否升级。

  “是”,“否”。

  “什么?”朱常渊的眼睛瞪得像铜铃一样,升级一个系统,就需要五十万贡献度,我特么一共才六十万好吗,不对,还要花费一万购买马车。

  “真他娘的操蛋。”朱常渊骂了一句。不要以为挣贡献度很容易,这次的贡献度是怎么来的?杀人,杀了一个人才一千多点,这五十万贡献值是他足足杀了五百清兵骑兵得到的。

  如果没有碰到这次战斗呢?如果没有杀了那么多人呢?那这些积分要挣到猴年马月?

  “算了,不想那么多了。”朱常渊深吸一口气,终于下定了决心,点击了一下“是”。

  “叮。。。”脑海中声音一响,传来了那个机械又冷漠的声音:“宿主系统升级到二级,二级权限有。。。。”

  看着一下少掉了五十万的贡献积分,朱常渊没有一丝喜悦,这可是够他在现代待十几个小时的积分啊。

  狠了狠心,又点击了一下,购买了一个马车。

  走出屋外,找了一个块开阔的地方,将马车从系统中弄出来,看了看还算满意。不但有一辆车子,还有一匹几乎逼真到极致的马,有血有肉,还能呼吸。

  “这,真是太神奇了。”朱常渊又看了看马车,是个那种很宽大,却也很笨重的车子。前后有将近三米长吧,就算不到三米也绝对是两米多,足足有两米宽,车子前后还有一对框子堵着,左右各一个轮子,都是那种充气的橡胶轮,这分明就是现实中的马车。

  这种车子朱常渊在农村的时候经常见到,很久以前卖大米的、换西瓜的等等,在没有机动车的年代,憨厚的农民伯伯都是用这种车子给农村输送各种产品的。

  不错,盯着自己这个车子,朱常渊嘿嘿的笑了两声,这车子,要是往死了装东西,装个三五吨应该不成问题。至于这个马会不会累死,那是开玩笑的。

  系统中兑换的东西,质量可是好得很啊,包括马匹。

开个飞机去明朝

开个飞机去明朝

作者:我是钢筋工 类别:历史 综合评分 100

皇后娘娘寿辰到了,也没珠宝送什么?送张照片啊。  皇太极十万骑兵寇掠辽东,怎么搞?用发掘机啊。  李自成立刻就得打到北京了,怎么办?去接陈圆圆回去啊。  皇帝陛下煤山歪脖子树了,该如何?让他死啊,我来干。  崇祯也可以死,大明不能够亡。  我是皇叔现在,一张简简单单的木板床,上面单薄的盖被已经脏的有些不成样子了,床头一个破旧的大木柜子,打开一看里面除了几件简单的衣衫,一无所有。。

第4章 王府寿宴 2021-0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