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13章 我只是太累了
医院,宁华抱着任嫣大叫:“医生,医生在哪,快来救孩子。”医院工作人员做事情也挺有效率,立刻有护士把推车推回来,一行人迅速把人往紧急抢救室推。匆匆忙忙中任嫣颤加紧,拉住宁华的医院工作人员做事也挺有效率,马上有护士把推车推过来,一行人迅速把人往抢救室推。。...

医院,宁华抱着任嫣大叫:“医生,医生在哪,快来救人。”

医院工作人员做事也挺有效率,马上有护士把推车推过来,一行人迅速把人往抢救室推。

匆忙中任嫣颤着手,拉住宁华的袖子,眼神里都是乞求,干裂的嘴唇一张一合的,却发不出声,意识到他想说什么,宁华附身把耳朵凑近。

“好,我帮你联系。”

听到他的回答,任嫣手一垂,刚才那样一个小动作,似乎耗尽了她一生的力气。

一个小时后,抢救室里灯光一黑,门被推开,医生从里面出来,摘下口罩问道:“谁是病人家属?”

叶天程正好从电梯出来,疾步走近问医生,“她怎么样,查出手什么问题了吗?”

推了下鼻梁上的眼镜,医生皱着眉头说:“情况不是很乐观,病人身体太虚弱了,需要留院观察,不过暂时没有大碍。”

言溪,你要庆幸任嫣没事,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

看着叶天程愤恨的样子,宁华轻叹一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既然你来了,我就先走了,好好照顾她。”

刚才任嫣进手术室前和求他办的事,就是联系叶天程,其实他夹在中间很难做,他和言溪的关系那是不用说的。帮他老婆联系别的男人,他心有不安。

但当时那种情况下,他实在不忍拒绝,何况她确实需要人来照顾,言溪他是不会来的。

可是不会来的人,第二天却突然出现在医院,来的很不是时候。那会儿,任嫣醒来没多久,想去洗手间,虽然状态比昨天好多了,可还是提不起劲。

于是叶天程好心帮她,揽着她的肩想扶她起来,刚好这一幕被言溪看见,他当场就脸色难看的嘲讽:“好啊,又是你,你就那么喜欢照顾别人的老婆吗?”

见他来了,任嫣没有推开叶天程,她不想,也没有力气这么做。

“你还有脸说这样的话,她现在这样不都是拜你所赐吗?说什么风凉话?”叶天程说这话时几乎咬牙切齿。

这个男人太不是东西了,任嫣偏偏爱上这种人。

“言溪,我现在真的很累,请你离开好吗?”任嫣有气无力的说完这些话,干脆卫生间也不去了,又躺了回去。

她宁愿憋死,也不想让言溪再冤枉她。

不过在言溪看来,她就是在维护叶天程,枉费他今天善心大发,居然鬼使神差的来医院,他猜不透自己为什么会来。不过现在可以肯定的是,他是来捉奸的,任嫣想自由,想重新开始,他偏不让。

漫不经心的走进病房,言溪轻启紧绷着的唇:“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赶我走,你们才可以不要脸的,肆无忌惮的偷情?做梦。”

“闭嘴,言溪这里是医院病房,任嫣需要休息,我也没心情再和你动手,但是请你对她尊重一点,能不能别在这种时候来刺激她,你真的想害死她吗?”叶天程越说越激动,声音太大,把隔壁间的病人家属都吸引过来了,围在门口探头探脑。

见状,叶天程“砰”的一下甩上门,他可没心情上演泼男骂街给他们看。

言溪双手插在西装裤口袋,站在窗前背对着他们,不带一丝感情的回道:“那就别再接近我的女人,马上滚,我会派护工来照顾她。”

“那你呢?你就不会关心她一点,现在她是病人,你这样对她,对的起死去的任老爷子吗?你的良心真的被狗吃了。”叶天程瞪着窗前那个挺拔的背影,恨不得上前揍醒他。

“别说了,你先回去吧,我没事,休息几天就好了。”任嫣扯了扯他的袖子。

可是她这个样子,谁看了都不相信真的没事,也许她没有照镜子,都不知道自己已经虚弱憔悴的变形了。

看着叶天程的表情,任嫣就猜到他在想什么了。她怎么会不知道自己有多糟糕,可是她还是隐瞒了病情,昨天那个主刀医生是她认识的人,就是帮她检查出癌症的那个医生,手术台上她哀求他,不要说出她的病情。

当时他并没有答应,可是后来不知什么原因,他还是选择了帮她。所以叶天程才会不知道她得了癌症。

二人的互动看在言溪眼里,就是眉来眼去,真心是刺眼的很,一只还插在裤袋里的手不禁紧握成拳。

最终,叶天程还是离开了,因为任嫣求他不要牵扯进来,本来想让他帮忙逃脱的,可是言溪来了,计划暂停。

“你这是什么表情?舍不得人走?哼,只要有我在你就别想有什么第二春,你不是爱我爱的死去活来吗?不是喜欢我睡你吗?”言溪掐着她的下巴,力气大的像是要把她捏碎,附身低头靠近,几乎和她的脸贴在一起,“你肯定又在耍心眼,我不会上当,不管你怎么做,都弥补不了以前对欣儿的伤害,我不会放过你,所以别想着逃。”

尽管没有半点力气,任嫣却因执的晃动着脑袋,想挣脱他的钳制。

欣儿,又是蒋欣儿,这个女人的事,怎么都能牵扯到她,好像所有的不幸都是她带来的,可是她到底做了什么?

越挣扎那只钳制的手就越紧,言溪就越想折磨她,很不屑的说:“永远也别试图从我的手里挣脱,要知道是你不择手段,要嫁给我的,我不说结束,游戏就不会结束。”

“在你眼里我只是个玩物?在你眼里就看不到一点我的好吗?”任嫣不甘心,声音低低的问。

言溪松开手,站在病床前俯视着她,有些好笑的说:“我以为你早该知道自己的位置,你就是个玩物,我只想把你玩旧,玩烂了,我为什么要照顾你的情绪?你不配。”

他走了,只留下任嫣一人,现在她什么也做不了,如果他不请护工来,就只能等死。

这样也好,难得的平静。

言溪总是没有底线的伤害她,可是这就像是她的宿命,爱言溪,她做不到不爱他。任嫣苦笑,现在好了,她已经没有力气再爱了,她的病再拖下去,应该很快就可以去跟阎王报到。

欺爱情殇:大少太狠心

欺爱情殇:大少太狠心

作者:北笙 类别:仙侠 综合评分 100

她曾为他选择放弃所有,一门心思只想他逃出去。他却毁了她的所有,把她的自尊心踩在脚底辗压。“言溪,我们复婚吧。”“复婚?不可能会,我要你付出过代价。”一直到光阴已不再,一直到一切已成如果不做化疗,她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

第3章 凭空消失 2021-0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