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17章 渴了,想喝水
贱人,好大的胆子,居然,居然敢……“啪”灯亮了,看见的和他想的不像,任嫣弓着背,在床上打滚儿。言溪不解,眼中飞快地闪过一丝怕,她究竟怎么了?走进床前,仔细仔细一看言溪疑惑,眼中飞快地闪过一丝担心,她到底怎么了?。...

贱人,好大的胆子,竟然,竟然敢……

“啪”灯亮了,看到的和他想的不一样,任嫣弓着背,在床上打滚。

言溪疑惑,眼中飞快地闪过一丝担心,她到底怎么了?

走近床前,仔细一看,心中一惊,她的脸色白的恐怖,下唇却被咬的出血,紧拽着床单的双手握的指节泛白。

情急中,他差点想问,你还好吗?哪里不舒服。

幸亏他及时醒悟,不能对她仁慈,否则怎么对的起蒋欣儿。狠了狠心,转身想干脆不管,都快走出去了。却还是被她让人烦躁的呻吟声打败。

言溪低咒一声,又返回去,问:“我就问一次,你到底怎么回事,想干嘛?”

“药,包里有药,拜托你。”任嫣气喘吁吁的憋出一句话,就发不出任何声音了。

皱着眉,迟疑的拿出她所谓的药,递给她,也没有给她倒水,眼看着她干吞了那些药片。任嫣被噎的半死,药卡在喉咙出,她猛然的咳嗽起来。

“水,给我水。”她伸手向言溪求助,可他冷言旁观。

他是不可能为这个女人做端茶倒水的事的,她算什么东西?

看他冷漠的一动不动,好像给她拿了药已经是莫大的仁慈了,知道不能指望他了。任嫣吃力的挪动身体,脚落地时,整个人也瘫软在地板上,就这样她爬过去,拿一旁桌上的水喝。

喝完水,把药吞服入肚后,她顺势躺在冰冷的地板上,想起刚才言溪的无情冷酷,她凄厉的笑出声,“哈哈,哈哈哈哈。”

印象中她从来没这么笑过,声音尖锐的刺耳,像活在地地狱里的女鬼。言溪内心有些触动,却过不了要为心上人报仇那一关,每每这种时候,他就会提醒自己,蒋欣儿受的苦,远远超过这个女人。

可是看着她这样,还是差点心软,言溪抿紧薄唇,缓缓情绪,冷声说:“死不了,就别鬼吼鬼叫的,让人听了烦躁,我心情不好,不要惹怒我。”

哈哈,惹怒他,只要面对她,言溪就没有不发怒的时候,他不觉得这种警告很可笑?是烦躁,是怒火,根本不是她能控制的,他的情绪永远围绕着蒋欣儿转。而她任嫣,没有对的时候。

言溪就像一块冰冷的石头,怎么也捂不热,把她的满腔热情一点一点的浇灭。如果她没有得病,又或者没有得癌症,她还有一副健康的躯体,那个爱他到老的执念,可能不会停止。

就可以承受更多,因为她准备了要耗尽一生去爱他的,谁能想到她的一生很短,很短。关于言溪,她想了很多,就像个将死的人回光返照,把人生都倒带了一遍。她开始正视这段婚姻,以前她总是自欺欺人,一味的忍让,在言溪面前没说过一个不字。

时间如果倒流,她还会再爱他,可是言溪,如果我真的死了,我希望跨过奈何桥,来生不管记不记得你,都不要再相遇。

地上真的很冷,任嫣感觉身体里的血液,都冷的要凝固了,待体内的病痛好转一点,就吃力的爬起来,扶着墙,出了卧室,一路又扶着楼梯扶手下了楼。

此时已是半夜,言溪在客房睡了一觉,口渴起来找水喝,在楼下客厅,被沙发上披头散发,看不清脸的女人吓了一跳,险些叫出声。

“大晚上,装神弄鬼的很好玩?你想干什么?”言溪怒火中烧的摁下灯开关。

他觉得这个贱人就是故意的,最近老是做些奇怪的事想引起他的注意。

不能怪他太自恋,按以前任嫣对他爱的要死要活,卑微到尘埃里的程度,他确实有膨胀的资本。

“睡不着,就起来坐坐。”任嫣说的轻描淡写,像是在说别人的事。

又是这个死样子,呼,算了,言溪难得的压抑着怒火,没再恶言相向,转身进了厨房。倒了一杯水,一口气喝光,又把杯子倒满转身准备上楼。

“砰”杯子应声而落,摔碎在地。

“你突然出现在我身后,想做什么,居心何在?”言溪差点破口大骂。

肯定是故意的,走路一点声音都没有。

尽管被吼,任嫣却没有惶恐,没有瑟缩,像个看破红尘的尼姑,淡漠的从他身边走过,再淡定的从厨柜里拿出杯子,倒了水,喝完。

“我也渴了,所以进来喝水。”

早不进来,晚不进来,偏偏在他进厨房时,后脚跟进来,相信她,他就是傻逼。

“渴了是吧?喝水是吗?”

“啪”一声巨响,言溪把那个上好的装水瓷器,用力的摔碎在地。

任嫣本能的颤抖了一下,双手悄悄的紧握成拳,虽然克制的很好,但还是被一直观察着她反应的,男人发现了。

很好,她就应该这样。

不过很快就让他失望了,任嫣深吸了口气,就低着头,一声不吭的走出厨房。

完全没有适应这种模式的言溪,愣在那半响没有反应过来。待头回身追出客厅,想折磨她一番时,早没了踪影。

看着楼梯,沿阶而上的血渍,言溪心中一动,绷紧下颚,抿着好看的唇,一步一步的上楼,闻着淡淡的血腥味,心情复杂难辨。

刚才言溪愤怒的摔碎瓷器时,碎片弹起割伤了任嫣的手,她只好回房找出医药箱,准备简单的包扎一下。

这点痛已经感觉不到了,她只想稍微对自己好点,遇见了言溪,她都忘了要怎么爱自己。

“爸爸,我好想你。”任嫣委屈的落泪,喃喃自语。

门外,言溪站了几分钟,手抓着主卧的门把,却一直没有推开,犹豫了片刻,还是不允许自己进去。

他为什么要关心她,她是不是受伤,是不是流血,都与他无关,可笑刚才居然有想看看她的冲动。她自己都没喊疼,表现的很强势,一反常态的无视他。

装,看你能装多久,别以为这样,我就会施舍一点点爱给你,他的心只会给此生最爱的蒋欣儿。

于是他走了。

趴在门上的任嫣,听到他走开的脚步声,有点失望的同时,又在心里松了口气。很奇怪是吧?她总是这样敏感的,能感应到他的存在。

欺爱情殇:大少太狠心

欺爱情殇:大少太狠心

作者:北笙 类别:仙侠 综合评分 100

她曾为他选择放弃所有,一门心思只想他逃出去。他却毁了她的所有,把她的自尊心踩在脚底辗压。“言溪,我们复婚吧。”“复婚?不可能会,我要你付出过代价。”一直到光阴已不再,一直到一切已成如果不做化疗,她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

第3章 凭空消失 2021-0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