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18章 吃下去
她陌生言溪身上的味道,那种淡淡的清香,是他习惯用的香水和全身沐浴露的味道。即便隔着门板,她也能闻见。几近贪婪的欲望的闭上眼深吸了口气,言溪我怎么不舍得漠视你,么你看不出近乎贪婪的闭上眼深吸了口气,言溪我怎么舍得无视你,难道你看不出来,我对你的爱没有减去半分。只是现在不敢再奢望,你来爱我了。。...

她熟悉言溪身上的味道,那种淡淡的清香,是他习惯用的香水和沐浴露的味道。即使隔着门板,她也能闻到。

近乎贪婪的闭上眼深吸了口气,言溪我怎么舍得无视你,难道你看不出来,我对你的爱没有减去半分。只是现在不敢再奢望,你来爱我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言溪下楼后在餐桌前,等了十分钟,任嫣还没有把他的所谓的,爱心早餐端来。

贱女人是想饿死他吗?昨晚他喝的有点多,回来没有醒酒汤,一晚上口干舌燥想喝水,现在胃里还油腻的很,以前她都是做好了清淡小菜和粥,盛好端出来在餐桌,一脸讨好的等着他来吃。

他不是想吃她煮的东西,他只是喝多了胃不舒服,所以想吃清淡的,而她刚好经常做这种,没什么味道(清淡)的饭菜,对,就是这样。

抬手看了眼劳力士金表上的时间,要迟到了,死女人,居然让他尴尬的等了快半个小时。

任嫣在床上躺到中午,才悠悠醒来,听见外面有动静,想着应该是言溪回来了,怎么每天中午都抽风回家?

鬼使神差地她爬起来,打开门想偷偷看看他又回来做什么。

不过言溪并没有回来,外面是佣人在拖地发出的响动声,她略显失望,眼神不禁暗了暗,刚才她有那么一刻幻想,言溪回来是因为担心自己,她不禁自嘲的扯了下干涩的唇。

“太太,你起来了,我马上去做午饭,你换好衣服下来吃吧。”佣人不太自然的笑说。

不等她回话就提着拖把,蹬蹬蹬地下楼了。

“……真的不用了。”这句话只能对着空气说了。

佣人做好饭菜时,任嫣也换好衣服下来了,不过她没有马上坐过去吃饭,而是站在那发呆。

“太太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你自己要注意身体,唉,”见她没有搭理自己的打算,佣人拿着包准备离开。

他换好鞋打开门还没走出去,却被后面冲过来的任嫣,撞的晃了一下。

想跑,那还得了,他要是把她放走了,以后就别想在这个城市混了。身体病弱的任嫣,哪是身强力壮的佣人的对手,没跑出二步就被佣人抓住。

“哎呀,太太你这是要害死我啊,言先生特意交代了,要看好你,不能让你出这个家门一步的。”佣人嚷叫,要不是他反应快,就真让她跑了。

“求求你,放我走,我不是犯人,不要被关起来。”任嫣皮包骨的手抓住佣人,苦苦哀求。

虽然佣人也很可怜她,可是他拿钱办事,做不了主,“不是我不帮你,我是个乡下来的穷人,在这个城市混口饭吃不容易,你就别害我了。”

“不,我不回去,让我走。”任嫣双手抓着门框,不肯配合。

二人拉扯了一会,佣人没了耐心,用力的一根一根掰开她的手指,咬了咬牙就狠狠地把她推了进去。

“啊……”任嫣整个人重心稳地倒在地上,别墅大门随即“砰”一声关住了。

为什么这么对她,所有人都来欺负她,“言溪,不要这样对我,呜……”任嫣头抵着地板,大声痛哭。

哗啦,砰,餐桌上所有的东西都被她扫落在地,客厅里都是饭菜的味道。

傍晚,言溪准时下班回到家,中午的时候,佣人给他打了电话,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就想看看这个女人还能掀起什么风浪。

一进门满屋子饭菜的馊味,他忍不住蹙紧眉头,修长的手指捏着鼻子,发现满地的狼籍,心里怒气直冲脑门。

这是向他宣战吗?

“谁给你权力把家里搞成这样的,还想趁我不在跑出去,我的话都成空气了?别摆一副死人脸给我看,晦气。”

任嫣头靠着沙发,有气无力的说:“我吃不下,难受。”

气恼的点点头,言溪忍无可忍的走过去,揪住她的头发,也不管她是否会痛,冷声说:“你没有权力说不,不想吃是吧,我便要让你吃,吃,吃下去。”

任嫣的头被他死命地摁在地上,强迫她去吃那些掉在地上,馊掉的饭菜。挣扎了一会,还是挣脱不了,任嫣赤红着眼,也不知哪里来的一股蛮劲,竟把言溪用力的推到在地。

“好,如你所愿,我吃,我自己吃。”任嫣说完,便神情木然的伸手抓起地上的馊饭菜来吃,一把把地往嘴里送,硬是强迫自己咽下去。

看着她把嘴巴塞的鼓鼓的,又瞪着眼死命的吞,言溪感到触目惊心,同时又觉得一阵反胃。

他站起来,用脚踢了一下任嫣,不带一丝的感情说:“你好恶心,我命令你马上把这些垃圾收拾掉,把自己洗干净,别让我再闻到恶臭味。”

任嫣趴在地上,按照他的指示,开始处理那些垃圾,像个机器人一样,做好卫生,拿着空气清新剂喷了喷。

最后麻木的上楼,进浴室去洗干净自己。

正拿着花洒准备把泡沫冲掉,浴室门被推开,言溪走了进来……

“别,我在洗澡,身上都是泡沫,你能不能先出去,啊……”

“叫,对,就这样大声叫,我就知道你在装,看你的样子,多恶心,你看看你的脸。”言溪一边说着难听、羞辱的话,一边扯着她的头发,强迫她看镜子里的自己。

任嫣双手抓着洗漱池的边沿,咬着唇强忍着,不让自己再发出一点声音。

镜子里的女人,眼神朦胧地看着他,言溪正在满足的享受她的身体,却不自知。

欺爱情殇:大少太狠心

欺爱情殇:大少太狠心

作者:北笙 类别:仙侠 综合评分 100

她曾为他选择放弃所有,一门心思只想他逃出去。他却毁了她的所有,把她的自尊心踩在脚底辗压。“言溪,我们复婚吧。”“复婚?不可能会,我要你付出过代价。”一直到光阴已不再,一直到一切已成如果不做化疗,她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

第3章 凭空消失 2021-0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