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28章 放她自由
“嘶啦”睡衣被撕开。“言溪,你肯定要这样对我吗?”任嫣伸出手劝阻,指甲都掐进他的肉里,“这一次我表示拒绝,我不想,我好累,以后都不想这样一直这样了。”却她的话并也没被言“言溪,你一定要这样对我吗?”任嫣伸手制止,指甲都掐进他的肉里,“这一次我拒绝,我不想,我好累,以后都不想这样下去了。”。...

“嘶啦”睡衣被撕破。

“言溪,你一定要这样对我吗?”任嫣伸手制止,指甲都掐进他的肉里,“这一次我拒绝,我不想,我好累,以后都不想这样下去了。”

然而她的话并没有被言溪重视,反而激起了他的怒火。

“呵,装什么,拒绝?我现在就告诉你你没有拒绝的权力,现在没有,以后更没有,你只能受着。”言溪没有温度的话,一字一句刺穿她的肝脏,痛到难以复加。

她是真的怕了,最近身体越来越弱,经不起半点折腾了。

“不想死就老实点,否则有你好受。”

任嫣知道他是认真的,不敢再乱来,一动不动。

任嫣尽可能的压抑自己,不让喊出羞耻的声音,可是身体却很快就溃不成军。

“还敢不敢说拒绝,就知道每次都是装的,你巴不得我这样对你吧?叫啊。”言溪露出不屑的嘲讽。

这一切任嫣都看在眼里,可是她还是不受控制的无法拒绝他。

“嗯啊,言溪,我爱你。”任嫣闭上眼睛,嘴里不由自主的说出这句话。

真贱,就知道她会这样,贪恋他的所有。看也不看狼狈的女人一眼,言溪冷冷的说:“别再起歹心,老实在家待着,我不会让你有机会再伤害欣儿的。”

还是这样,每次发泄完,都要警告她一次,听的都麻木了,她很想问言溪,每次挂在嘴边的她害了蒋欣儿,到底是什么事。

可言溪总是不正面回答,说她自己做的事,自己心里清楚,连申辨的机会也不给她,或者在他的眼里,她的存在就是祸害吧?因为在他心里,就是任嫣拆散了他和心爱的人。

可是言溪,你这样关着我又是为什么?窗外一阵晚风吹来,她感到一丝凉意,伸手拉过被单盖在身上,便疲惫的沉沉睡去。

话说这傅果子做事真的很有行动力,第二天起了个大早,就为了赶来别墅见任嫣。一走进她就发现了不对劲,窗户看着是被焊死了,都装上了防盗网,如此劳师动众,难不成言家遭贼了?

走到门口刚抬手想按门铃,门就从里面打开了,原来是言溪穿的西装革履准备去上班,看起来人模狗样的,做出来的事却让人看轻。

傅果子一向不待见他,此时也是把不屑和嫌弃,都表现在脸上,她高傲的抬起头,也不看他,顿了会儿见他没动作,就想侧身越过他进去。

却被言溪拦在门外,他绷着脸冷冷的扯了下嘴角说:“你以为这是菜市场吗?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进来?再说没有经过主人的允许,你这可是私闯民宅。”

真是个没有礼貌的渣男,傅果子心里恨恨的,一直以来虽然不把他当会事,但这人身上有一种强大的强迫感,无形中就让她对他有些惧怕。

“我来找这个家真正的主人任嫣,不是来找你的,我就好笑了,我来找闺密犯法了吗?这里本来就是任家的主宅,又不是你姓言的家业,你有什么资格拦着我。”傅果子为了给闺蜜出气,说话是一点都不留情面,专挑难听的说。

果然把言溪给激怒了,他咬着牙根,笑得阴沉,“那你就试试看,这个家现在到底谁作主。”

接着二人便一个要进,一个硬是左右挡着不让进,傅果子气极败坏,指着他的鼻子说:“你别太过分,我问你,任嫣的手机为什么一直关机,还有我刚才看到别墅的窗户都封了起来,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如你看到的,想到的那样,她就在这座房子里,只是为了防止她乱跑,所以我暂时限制了她出门。”言溪说这话时不带一点内疚,仿佛理所当然。

“你真是个混蛋,谁让你监禁她的,赶紧放她出来,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她怎么就看上你这种货色了。”傅果子气愤的扒了下短发,小宇宙就要暴发了。

“这都是她自找的,不择手段要和我结婚,心肠那么歹毒,不关着她,让她出来继续害人吗?”言溪一脸冰冷,双手插在裤袋里。

“你说的这是人话吗?她要不是爱你爱的瞎了眼,怎么会忍你到现在,你恨她千方百计和你结婚,当她要放你自由,离开的时候,你却一反常态的关着她,真正有问题的人是你。”傅果子简直想打他一个嘴巴子,把他打醒。

在她看来,言溪就是自卑心作祟,他不敢面对自己的身世,潜意识里怕别人说他靠女人才有今天,而任嫣却死都要和他在一起,于是他找到了借口,通过不断地折磨她来体现自己,真是个变态。

还有那个蒋欣儿,是有是很能激起他的保护欲?好一对不要脸的狗男女,吃用着任家的不算,还可劲的欺负人,真恶心。

欺爱情殇:大少太狠心

欺爱情殇:大少太狠心

作者:北笙 类别:仙侠 综合评分 100

她曾为他选择放弃所有,一门心思只想他逃出去。他却毁了她的所有,把她的自尊心踩在脚底辗压。“言溪,我们复婚吧。”“复婚?不可能会,我要你付出过代价。”一直到光阴已不再,一直到一切已成如果不做化疗,她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

第3章 凭空消失 2021-0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