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30章 故作坚强
还坐在地上哭的傅果子,望着车子光速从眼前绝尘而去,爬出来追过去的,“王八蛋,你等等我,呜呜……”再后来傅果子是走了一段路才打到车,到了医院,任嫣了在紧急抢救室紧急抢救了。走廊长椅上,言溪低着头,双手交握,抿着唇,一声不吭,全身散发着冷气。傅果子坐在长椅另一头,呜咽哭泣,声音又尖又细,而且越哭越大声。。...

还坐在地上哭的傅果子,看着车子光速从眼前绝尘而去,爬起来追过去,“王八蛋,你等等我,呜呜……”

后来傅果子是走了一段路才打到车,到了医院,任嫣已经在抢救室抢救了。

走廊长椅上,言溪低着头,双手交握,抿着唇,一声不吭,全身散发着冷气。傅果子坐在长椅另一头,呜咽哭泣,声音又尖又细,而且越哭越大声。

被魔音穿耳的言溪紧蹙着眉,内心越发烦躁。傅果子等了半个小时,还没见手术室的门打开,“腾”一下站起来,然后跺着却来回走动着。

再待下去,他就该疯了,言溪冷冷地瞥了一眼,停不下来的女人,起身就准备离开。

“你想干什么,不准走,你还是人吗?任嫣生死未卜,你于心何安,良心被狗吃了吗?你不准走。”傅果子哭得眼睛红肿,说话还因为哭的太猛打嗝,却很坚决的拦在他前面。

看着眼前这个誓死护友的女人,眼皮一跳,垂眸没有说话,好吧,他也想知道,任嫣到底是死是活。

手术进行了二个小时,抢救室的门终于打开了,医生从里面出来,疲惫的揉了下眼睛,摘下口罩说:“谁是病人家属?”

傅果子冲了上去,担忧地说:“我是病人的好朋友,那个男人是她的丈夫,医生现在她没事了吧?”

医生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看向言溪,他只好走上前低沉着声音说:“我是病人的丈夫,她现在怎么样了?”

“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只是孩子没有保住,不过以她的体质,就算没有这次的受伤,孩子也不可能保住,你们还是要多注意她的身体。”说完这些医生就转身走了。

这时候任嫣也被护士推了出来,还在昏迷着,傅果子马上冲了上去。

言溪看了眼躺在推车上,脸色苍白,瘦的不成样子的女人,心中有点不忍,她什么时候有了孩子?转念一想,这样也好,他就没想让她怀孕,他们不可能生下孩子,既然死不了,他也没有必要呆在这。

“言溪你这个垃圾,混蛋,你就这样走了,你给我回来。”傅果子伤心的想把那个男人的唤回来。

太不值得了,任嫣你太傻了,这个男人真的不值得你去爱。

高大挺拔的背影顿了一下,很快又无情的离去。

原本还以为他良心发现的傅果子,彻底寒了心,她真不知道,任嫣是怎么忍他到现在的。要换作是她,非杀了这个冷血男人不可。

直到第二天,任嫣从昏迷中醒来,言溪也没有再回医院,当看睁开眼的第一反应,还是扫了一眼四周,想找他的身影。

尽管心里应该早就想到,她就是贪心的想奢望一下,可言溪果然对她是如此绝情。

唉,任嫣肯定是上辈子欠了那个男人的,肯定是对他骗财骗色,伤透了他的心,再刨了他家的祖坟,害得他断子绝孙,所以这辈子要做牛做马的还他。

“你可算是醒了,吓死我了,流了那么多血,都是言溪那个混蛋……”想到现在不是提他的时侯,傅果子及时住了嘴,“我买了粥回来,还是热的,吃点吧。”

任嫣手轻轻地放在肚子上,隔着被单慢慢地摸索着,声音飘渺地说:“我都没有感觉到它的到来,就感觉到它从我肚子里流走,这,是我的孩子,和言溪的孩子。”泪不由住的从眼角话落。

可是言溪根本不在乎这个孩子,傅果子咬着唇,不敢告诉她言溪当时的反应,听到医生说孩子没了,他连一点情绪波动都没有,仿佛那就不是他的种。

“我知道你现在很伤心,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劝你,发生这样的事,谁也没有想到,孩子不会怪你的……”傅果子后面的哽在喉头,说不下去了,只是陪她一起默默流泪。

都说眼泪是最没用的武器,女人总喜欢在挫折面前垂泪,她傅果子不是爱哭的人,但是这一刻她什么也不能为她做,除了一起哭。

“想哭就哭吧,哭完这一次,就坚强起来,以后对自己好一点,不要再轻易流泪。”傅果子附身抱紧她,给她力量。

任嫣拼命的点头,哽咽着虚弱的说:“谢谢你,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那就好,现在我们吃一点东西吧。”傅果子起身拿出碗来帮她盛粥。

舔了舔干涩的唇,任嫣沙哑着声音说:“我想喝点水,果子。”

这时候护士从外面进来,推着推车,说:“该换药了,”看了眼旁边的油条,又交代道,“记住不要吃上火的东西,否则容易发炎。”

“知道,我会注意的,这东西刚才是我吃的,不过还是谢谢护士的提醒。”傅果子像是为了证明没有说谎,伸手就拿起那根油条吃了一口。

后来傅果子出去跟主治医生了解情况去了,病房里只剩下任嫣,她睁大眼睛盯着上面,可还是没有克制住眼泪。刚才她都是故作坚强,其实心痛的要死,她可怜的孩子,都还没有人知道它的存在,却因为她的无能,自己先离开了。

都已经这样了,言溪怎么会不知道孩子的存在,可是他连来看她一眼都不愿意,那也是他的孩子啊?

任嫣捂着嘴失声痛哭,为她那不可能出世的孩子,不管有没有发生昨天的事,以她的病情都留不住这个孩子,说不定不等孩子出世,她已经先一步走了。

孩子,妈妈很快就会来找你了,她的病一拖再拖,言溪不放过她,根本没机会找时间治疗,她都觉得自己只有等死的份了。

会议室,销售经理正口沫横飞的,向大家汇报上个季度的业绩,意气风发的汇报完,等着总裁的表扬指示,言溪却反常的开始走神,看在销售经理眼里,以为他还是不满意。

不然怎么脸色那么难看,这可如何是好,会议室里一片静默,谁也不敢出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脸茫然。

原本宁华也以为他有什么其他想法,不过等了十几分钟后,才发现不对劲,以他的处事能力,哪用得着浪费那么多时间思考,这家伙明显心不在焉。

“喂,大家都等着你发话能,搞什么?还想让我们等到什么时候?”宁华拿笔戳了戳他的胳膊,压低声音提醒。

终于言溪察觉自己的失态,轻咳一声,站起来说:“这次的会议就到这里,有什么问题明天再说。”

会开一半就走了?这可不像那个工作狂言溪啊,因为他的身份比较尴尬,所以他对工作可是百分百的上心,付出比常人多几倍的努力,才有了今天的成就。

肯定是有心事,而且还是挺严重的。

“宁总,你看总裁是不是有心事啊?”销售经理一脸八卦的试探,同时又有点担心,总裁对他的业绩不满意。

“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想知道,自己问去。”宁华阴测测的说。

“那还是算了,我去工作了。”销售经理是个刚上任的年轻小伙子,很有能力,所以升的快,这伙跑路也挺快的。

出于熊熊的八卦之心,宁华后脚跟着言溪进了办公室,好奇的盯着他说:“你这是受什么打击了,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言溪懒得理他,随手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包烟,抽出一根点燃。

“到底发生了什么?”没事才怪了,这人平时工作时间可不会抽烟的。

用力吸了一口,又吐出一个烟圈,言溪皱着眉头说:“任嫣流产了。”

那他这是什么反应,伤心难过吗?不像啊,更像是愤怒,宁华想了半天,憋出一句说:“什么时候的事?”

“她凭什么怀我的孩子,她没有资格,不配,我不允许。”言溪喃喃自语,让人搞不懂他想表达什么。

那谁才有资格,才配给你生孩子,蒋欣儿吗?

“言溪,她怎么说也是你的妻子,你这话说的有点重了,还是去看看她吧!”宁华苦口婆心,一猜就知道他又把人独自扔医院了。

“任嫣给你什么好处了,一有机会就替她说话,我现在真的很怀疑你的居心,你和他是不是有什么交易?”言溪粗暴的扯着领带,重重的吐出一口气。

宁华却被他的话噎住,差点喷出一口血,天地良心,他是真的为他好,想让他看清自己的内心,不要做出无法挽回的事情。

“算了,我先出去了,你自己看着办。”再跟他多说一句,就真的要吐血而亡了。

欺爱情殇:大少太狠心

欺爱情殇:大少太狠心

作者:北笙 类别:仙侠 综合评分 100

她曾为他选择放弃所有,一门心思只想他逃出去。他却毁了她的所有,把她的自尊心踩在脚底辗压。“言溪,我们复婚吧。”“复婚?不可能会,我要你付出过代价。”一直到光阴已不再,一直到一切已成如果不做化疗,她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

第3章 凭空消失 2021-0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