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九章 实战比试
浮金山的天气向来都是很好的,一年四季都极少下大雨,昨天也不列外。艳阳艳阳高照的金秋时节时节,现在的才刚入辰时而已,气温就了变的躁热了出来。浮金殿前的试练场边运灵级的弟子,和化灵级的弟子被分作了两组。先通过试练的是运灵级的弟子,不落伍过半晌,都是些文文静静艳阳高照的金秋时节,现在才刚入巳时而已,气温就已经变得燥热了起来。。...

浮金山的天气一向都是很好的,一年四季都很少下雨,今天也不例外。

艳阳高照的金秋时节,现在才刚入巳时而已,气温就已经变得燥热了起来。

浮金殿前的试炼场边运灵级的弟子,和化灵级的弟子被分成了两组。

先进行试炼的是运灵级的弟子,不过时过半晌,都是些文静的比试,看得人昏昏欲睡。

及近中午,这些运灵级的弟子才比试结束,轮到了化灵级的弟子们上场。

和鄢雀估算的一样,先突破化灵级的弟子正是穆之筠,寻渊,寻瑶,还有段颜。

这四人自然而然得分成了穆之筠对寻渊,寻瑶对段颜的这种男对男,女对女的比试方式。

毕竟如果是男女对抗的话,那穆之筠和寻渊,赢了,恐胜之不武。输了,那可就更丢人了。

而且寻渊和穆之筠的实力相当,大家也自然而然地想看他们两个人在一起比试。

寻瑶率先一步抢在穆之筠前头跳上了试炼场。

她回过头笑着对着台下跃跃欲试的穆之筠道:“哎!女士优先!”

穆之筠倒是并未反驳,只是微微颔首之后,便退了回去。

穆之筠今年挺拔了不少,五官气质也硬朗了几分,那如画的眉眼此时再看过去,只觉得更加清逸俊朗了。

:“师父!师父~这边,这边~”

试炼场四周都建了可供遮阳的看台,穆之筠刚回去坐定,就听得乐无的声音传来。

他寻着声音找去,终于在看台的边缘找到了只露出了一颗头来,正朝着他悄悄挥手的乐无。

穆之筠连忙起身,故作镇定地走了过去。

他一把拉过乐无,躲到看台后面担心道:“你刚才这段时间去哪儿了?要是让师尊发现你不在,回头又得罚你了。”

一年后的乐无长高了一些,因为天气炎热,她将自己的那一头乌黑的长发给高高地绑了起来,洁白的冠带交错在她柔顺的发丝中,让她整个人都多添了几丝英气。

乐无嘻嘻一笑道:“我去给你拿了个好东西,当当当当~你看。”

只见乐无从身后拿出一个鹿皮水壶递到了穆之筠的面前。

穆之筠接过水壶,指尖冰凉的触感传来。

他拔开瓶塞闻了闻,惊喜道:“梅子饮!而且你还加了些玫瑰?你是从哪里拿的?”

乐无一脸得意地道:“我就知道今天肯定热得要死,所以昨天晚上我就把它做好放在药阁的冰窖里了,就等着今天你上场之前拿给你解解暑,你快试试,好不好喝。”

穆之筠拿起水壶送到嘴边,却突然又停下道:“你没有放什么临时提升灵力的药在里面吧?”

乐无连忙摆手道:“怎么可能啊?那不是在帮你作弊吗?我当然不会放了!”

瞧着乐无这副已经当真了的模样,穆之筠不禁笑出了声。

乐无这才反应过来,气愤地捶了一下穆之筠的手臂道:“好哇!师父你又这样!”

穆之筠笑着求饶道:“好了好了,我错了,我现在就喝。”

穆之筠说着便拿起水壶细细品了几口,那梅子饮清凉爽口,伴着淡淡的玫瑰香味,竟然十分得甘甜消暑。

穆之筠也确实有些渴了,前面运灵级的弟子比试了许久,他从早上一直等到了中午,早就有些热得不耐烦了。

他随后将那壶梅子饮直接喝掉了一半才终于停下。

:“小无做的东西就是好喝!”穆之筠将嘴边的水渍擦去,笑着说道。

乐无已经习惯了嘴甜的穆之筠,随即道:“好啦,快收起来,我们快过去吧,免得一会儿被仙尊他们给发现了。”

乐无说完便拉着穆之筠返回到了看台上。

此时试炼场上寻瑶和段颜正打得火热。

可是相比段颜那不间断的凌厉的攻击,寻瑶在速度和力量上就明显都弱了很多。

不过好在寻瑶的运灵和化灵为形的程度上都有不错的成绩,这才让她没有那么快得败下阵来。

乐无目不转睛地盯着试炼场上胶着的两人,她的眼神中竟然散发出了一丝羡慕的光辉。

乐无以前并没有这么近距离地观看过灵力对战。

而原先她的那颗并不想修炼的心,在这一年多的和穆之筠的相处,还有对于法器符咒的深入了解之后,也渐渐地发生了一些变化。

她越来越能够发现这灵力运转于手中的魅力,还有那些千奇百怪的符咒术法的神秘。

特别是在这灵力运用到实战中之后,她更是燃起了以前不曾有过的那种对于这个世界想要进行深度探索的兴趣。

可是令她觉得可惜的是,哪怕自己现在已经有些想要转变心意,有了想要修炼看看的心思,但是她也没有办法和别人一样。

没有灵元,就无法衍生灵力,哪怕是从别处获得的灵力,也都无法在她的身体中保存下来。

所以此刻的乐无,在看着寻瑶和段颜的时候,无疑是非常羡慕的。

:“好厉害啊。”乐无看着段颜那行云流水的化灵手法不禁感叹道。

确实,在同期的女弟子中,段颜是最具天赋和能力的那一个,哪怕她向来和乐无不睦,但是乐无也从未否定过段颜的优秀。

而且在今年夏始,最新一届的弟子中,大家也都将段颜誉为浮金山的门面,说她是:浮金瑰宝,在世明珠。

这么高的评价倒也不是空穴来风。

穆之筠侧过头看着乐无那一脸羡慕的神情,温柔道:“如果你有灵元的话,肯定不会比她差的。”

乐无投给穆之筠一个嫌弃的眼神道:“师父,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我可不信。在你心里,我还有什么是不好的么?你这分明就是在偏袒我嘛。”

穆之筠却并不反驳,只是微笑道:“是啊,我就是偏袒你。”

乐无小脸一红道:“你,你赶紧看比赛吧!”

而试炼场上的段颜,无意中瞥见了看台上的穆之筠和乐无,在看到穆之筠那温柔的笑容之后,她的心里不禁莫名地升起了一团怒火。

她下意识地将手中的灵力又加重了些,一阵寒意袭来,段颜猛然抓住了躲闪不及的寻瑶的手腕。

只见段颜手中寒气逼人,不过瞬间,寻瑶的手腕上就凝上了一层寒霜。

:“段颜!”

场下的月尘惊呼一声,跃到台上,忙将她们二人分开。

他抓住寻瑶的手腕,快速地运灵在手,将寻瑶手腕上的寒霜给褪了下去。

:“师尊?”段颜望着突然飞过来的月尘疑惑道。

月尘一改往日的温和肃雅,竟意外的略带了些怒气说道:“同门比试,点到为止,你如此不知分寸,难道是要打算废了寻瑶的手吗?”

段颜这才反应过来,看向了寻瑶那已经变得通红的手腕。

:“对不起师尊,我……”

月尘厉声道:“你该说对不起的人不是我,是寻瑶。”

段颜走近了一步,有些愧疚地对着寻瑶说道:“寻瑶,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而寻瑶却并没有要责怪段颜的意思,只是无所谓地笑道:“没事儿,我都没试到有多疼,打架嘛~哪有不受伤的。”

月尘心想:这寻瑶倒是好说话,完全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若是这寒气伤及筋骨,那对寻瑶以后的运灵修炼,都难免会产生影响。

:“段颜,自己回去领罚。”月尘道。

段颜顿时有些不愿:“师尊,寻瑶自己都说没事了,我能不能别......”

段颜话还未说完就看到了月尘那严肃的眼神,她瞬间便将接下来的话全都咽了回去。

段颜虽然性格骄纵了一些,但是说到底还是比较尊敬月尘的。

段颜悻悻地走下了试炼场,可是她在离开前却还依旧没有忘记深深地白了一眼坐在看台上的乐无。

乐无看到那熟悉的眼神,心中不免一阵无语:我去!这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寻渊见寻瑶下来,先是关心了一下她手腕上的伤,见已经没有大碍之后便转而说道:“你身法应对速度太慢,这种程度若是真的上了战场,只怕连十秒钟都活不了。”

寻瑶活动了一下尚有些僵硬的手腕道:“等我上战场都不知道要等到什么猴年马月去了~哥哥你看着,下次比试,我肯定能追上!倒是你哦,可不要输给穆之筠咯。”

寻渊起身道:“同门比试,尽力而为,不论输赢。”

乐无远远地看了寻渊一眼,她和寻渊虽然都是鄢雀阁的弟子,但是这寻渊平时并不爱与人打交道,整个鄢雀阁中,也就穆之筠和他还算亲近。

而寻渊此人又生得极为高大壮硕,这让其他人更是对他忌惮了几分。

不过好在寻渊的妹妹寻瑶为人非常随性活泼,和乐无倒是非常合得来,她时常会在不忙的时候过来看望寻渊,一来二去,就和乐无混了个脸熟。而寻瑶似乎也并不是很介意乐无是妖族的身份,久而久之,也就成了乐无的一个普通朋友。

乐无看着寻渊那挺拔的身影,随后拉了拉也已经站起身的穆之筠道:“师父,你小心啊,可不要受伤。”

穆之筠拍了拍乐无的手道:“放心吧。”

这一年来,在鄢雀阁中,穆之筠和寻渊两人也经常会在一起切磋。

特别是在通透了自己的心意之后,穆之筠便总是拉着寻渊帮自己特训,渐渐地这两人也都结下了很深的情义。

在切磋中不断进步的两人,今天终于迎来了可以好好大展身手的一天。

只是平常他们大多都是在进行一些运灵和化灵的形式上的切磋,又因为浮金山中向来是禁止弟子们私斗的,所以这真正的实战,今天还是第一次。

而寻渊又是出生于历来被冠以骁勇善战名号的汜水之滨。

早在来到浮金山拜师修炼之前,寻渊就已经在自己的宗族里参加过了一些大大小小的战役,虽然汜水之滨目前还会泛滥的妖怪,都是一些不足为患之辈。但是比起其他像穆之筠和段颜这种从未参加过一场实战的弟子来说,寻渊无疑是更具经验的。

在乐无乐呵呵的加油声中,穆之筠和寻渊一同来到了试炼场上。

两人相互拱手行礼。

寻渊道:“我等这一次比试已经等了很久了。”

穆之筠也自信地笑道:“我也是。”

二人不再多话。

寻渊随即运灵至于双拳之中,那涌动的灵力,就算是乐无这个没有灵元的人也可以一眼就看出其中的不同。

有别于其他比试过的弟子,寻渊的灵力在释放出的那一刻就有一种肉眼可见的浑厚,那灵力渐渐地由内而外,仿佛被揉碎的蓝色颜料一般凝聚在了寻渊的双拳之上。

这灵力在他的双拳之外形成了一个波动流转的圆盾,他紧握住拳,率先朝着穆之筠攻了过去。

:“好快!”

穆之筠心中惊呼,只见,才不过须臾之间,站在试炼场另一边的寻渊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来到了穆之筠的面前。

穆之筠脚下匀力,惊险地躲过寻渊的拳头,寻渊那一拳则势不可挡地打在了场地之上,试炼场的地面瞬间便被击出了一个大坑来。

好强势的冲击!这要是正面挨上一拳,哪怕有灵力护体,可能也要断上好几根肋骨了。

月尘微微侧头对着坐在一旁的鄢雀,小声道:“喂,鄢雀,普通比试而已,用不着这么认真吧?”

谁知鄢雀却道:“今早试炼开始之前,我已经和他们两个说过了,不拿出真本事的话,就逐出师门。”

月尘大惊:“不是吧你,万一他们要是失手伤到对方什么要害......”

鄢雀淡淡道:“有我在,不会有这个万一。”

月尘微微一愣,随即摇了摇头道:“唉,做你的徒弟可真是辛苦啊。”

鄢雀微微一笑,伸手抓住了月尘晃着玉骨扇的手腕道:“好热,给我扇扇。”

月尘另一只未拿扇子的手,轻轻地敲打了一下鄢雀那紧紧抓着自己手腕的手道:“把你的坏手拿开,你这个魔鬼。”

谁知鄢雀非但不松手,反而又抓得更紧了一些。

月尘瞥了一眼鄢雀,只见他虽在与自己说话,但是眼睛却一直都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场上穆之筠和寻渊的比试,而他的额间确实也已经热出了一些细汗。

月尘将扇子换了一只手,随后便对着鄢雀轻轻地扇起了风来。

而此时场上的对战也正在激烈地进行着。

几个回合下来,穆之筠和寻渊均已满头大汗,整个试炼场地也都已经变得坑坑洼洼。

时过半晌,两人依旧没有分出胜负。

这种不用法器,只一味应用灵力的战斗,对他们目前的体力来说无疑是一场非常大的消耗。

穆之筠将灵元内所剩的最后一股灵力聚集到胸口,单手立印在前。

:“能不能取胜,就看这最后一击了。”穆之筠小声说道。

随后,只见穆之筠默念口诀,顿时,浮金殿前,四面袭来了阵阵风流,这风流随着穆之筠灵力的涌动,渐渐变得狂猎起来。

这狂风围绕着寻渊,在场上缓缓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风圈。

寻渊面露难色,这风圈风力极强,只怕是不好硬闯。

众人看着场上那肆虐的风圈,不禁感叹道,穆之筠已经战斗了这么久,竟然还可以运灵化形出这种级别大小的风圈,真是难得啊!

风圈越来越厚,卷积着场上那些被打碎的石块和尘土快速地朝着寻渊收缩。

:“就是现在!”

穆之筠瞅准时机,一印未解,又立一印。

刹那间,那卷积的风团中,突然迸发出了熊熊大火。

火焰随着那风团的带动,疯狂地在场上燃烧起来。

场下的人不禁都为寻渊捏了把汗,他们望了望鄢雀的反应,只见鄢雀依旧是神色自若地稳稳坐在原地。

那炙热的火焰伴随着风圈的转动,将寻渊紧紧地包裹在了其中,上下左右所有的缝隙都围了个水泄不通。

穆之筠透支着自己的灵力,不断地维持着那风团的运作。

他明白寻渊的实力,他绝对不会轻易地就被自己打败。

而且有鄢雀在场下护航,他就更不用去担心寻渊的安危了。

在场上,他现在唯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用尽全力跟鄢雀证明,他当初许下的承诺,和他明确的内心与方向,绝不只是说说而已。

一阵喧嚣过后,穆之筠终于将灵力用尽。

场上的风团在整整肆虐了二十分钟之后,终于在众人的注视下,缓缓消散开去。

穆之筠放下已经累到颤抖的双手,站在原地,望向了那风团消散的中心。

全能妖怪

全能妖怪

作者:竹慕君 类别:科幻 综合评分 100

来历未明的女婴被当作了妖怪被收养在了一个伏妖仙宗,她本来只想安安稳稳地地过完自己的一生,却未曾想竟被当作了令宗门蒙难的替罪羊……:“我只想当一条咸鱼啊!你大爷的!老天爷,你这是在把我往绝路上逼啊!”稳定更新了,下定决心肯定要写到完结啦!此书献给自己永远是悲观勇敢地的你~结果可倒好,下班途中小电驴打滑,她一个不小心就摔在马路牙子上昏死了过去。。

第三章 徒弟之徒 2022-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