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十五章 事有蹊跷
:“师尊!是师尊来了!”:“仙尊!鄢雀仙尊!”:“太好了!鄢雀仙尊来了!”......众人一阵欢呼雀跃。鄢雀抱着乐无稳稳地地落在了地上,他将乐无的双腿放下自己,虽然左臂却依旧强有力地环着乐无的腰身。他低下头在乐无的身上大致地页了一番,抬头一看乐无浑身上下竟鄢雀抱着乐无稳稳地落在了地上,他将乐无的双腿放下,但是左臂却依然有力地环着乐无的腰身。。...

:“师尊!是师尊来了!”

:“仙尊!鄢雀仙尊!”

:“太好了!鄢雀仙尊来了!”

......

众人一阵欢呼。

鄢雀抱着乐无稳稳地落在了地上,他将乐无的双腿放下,但是左臂却依然有力地环着乐无的腰身。

他低头在乐无的身上大致地浏览了一番,只见乐无浑身上下竟然已经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顿时鄢雀的眼底蒙上了一层不易察觉的怒意。

那司魂妖如今已然发了疯,顾不上右臂断口处不断喷涌着的血,怪叫着就又朝着鄢雀奔了过来。

乐无有些虚弱地道:“仙尊,小心......这妖怪很难缠。”

鄢雀并未做声,只是站在原地,面不改色地朝着那只冲着他们奔来的司魂妖伸出了右手。

:“别看。”鄢雀轻声说了一句。

乐无听话地将脸扭过去,埋在了鄢雀的怀中。

随后乐无只听见一声雷鸣夹杂着一丝惨叫,随后四周便恢复了平静。

乐无愣愣地偷偷扭脸望了过去,只见前方哪里还有那司魂妖的影子,唯一还有的,就只剩下地上那一滩碎肉罢了。

死了......?

才短短的一次瞬击而已,就死了?

紧接着就是鄢雀身后众人劫后余生的欢呼。

:“死了!!司魂妖死了!”

:“我们赢了!!!”

......

终于结束了,众人欢呼之后,心惊之余,欢呼声逐渐混合了一些哭泣声。

好几个弟子其实都已经要吓傻了,要不是鄢雀赶来,他们这次恐怕都要惨死在那司魂妖的口中了。

乐无恍了恍神,突然轻轻抓住鄢雀的衣襟道:“仙尊,我师父他......”

鄢雀又将乐无抱起,走到了穆之筠身边。

他将乐无放下,随后查看了一下穆之筠的伤势,说道:“还好,灵元无碍,不过身上的骨头断了不少,看来得好好休养上一段时间了。”

乐无跪在穆之筠身边,眼中满是心疼,穆之筠是为了她才受伤的,从来没有人如此珍视过她,乐无又怎么能不感动呢?

:“师父,你怎么样?”

穆之筠说不出话,但是见着乐无无事,而且鄢雀也已经赶了过来,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下,便努力地对着乐无挤出了一个笑脸。

鄢雀忽然注意到乐无那只还绑着佩剑的手,他将那手牵了过来,轻轻地将那发带解下。

乐无吃痛地想要收回,奈何鄢雀将她手腕握得很紧:“别动。”

只见那发带都已经勒进了肉里,鄢雀皱着眉头将那发带全部解下,看着乐无那颤抖着,已经血肉烂成一片的掌心,鄢雀忍不住道:“你倒是能忍住疼。剑收回去吧。”

乐无应了一声,随即将佩剑收回到了卷轴之中。

其他人此时也都围了过来查看穆之筠的伤势,在得知有一名月尘阁的弟子折损之后,鄢雀便寻到那弟子的残骸,很可惜,那残骸比他们想象中被毁坏的还要更严重一些。

有些骨头都已经寻不到了,恐怕是不知道被哪只司魂妖给囫囵地吞了,头颅上的脸皮也被撕下了一半,整个躯体更是七零八碎的。

鄢雀尽力地寻了一番,这才勉强将现场散落的尸骨拼凑起来收入到了一个空的符咒中。

而好巧不巧,陆无为他们此时也正好带着众人赶到了这里,看到这里一地的狼藉,还有大家负伤的情况,战斗的惨烈可想而知。

:“师尊!抱歉,我......我们来晚了。”陆无为率先走到鄢雀面前请罪道。

鄢雀安慰道:“事发突然,不怪你。你们去照顾好受伤的弟子,我们先回浮金山再说。”

:“是,师尊。”

鄢雀走到乐无身边,又将乐无一把抱起。

乐无拒绝道:“仙,仙尊,让我自己走吧。”

可是鄢雀却并没有要放下她的意思,只是淡淡地说道:“你也伤得不轻,让你自己走,只会拖慢我们的回程速度。大部分弟子都还不会御剑,眼下只能先往回走一段,待遇到月尘带着高资历的弟子们过来才行,难道你想自己一个人跟在后面慢慢走么?”

乐无小声道:“那......那让别人抱着我也......”

鄢雀道:“穆之筠受了重伤,眼下除了我,你觉得谁还愿意抱你?”

乐无这下没有话说了,确实,寻瑶倒是会愿意,但是乐无总不能真的让寻瑶这样一个比她要矮的女孩子过来背着她吧。

寻渊率先和另一名弟子小心翼翼地架起了穆之筠,陆无为则自然地去扶了奚千影。

奚千影带着些怒气道:“你怎么这么晚才过来?你知不知道我们差点都要死在这里了!”

陆无为连忙道歉:“对不起千影,这两天御剑消耗了太多灵力,速度慢了一些,害你受苦了。”

奚千影脸颊微微一红道:“算了......我只是还以为以后再也见不到你了......”

陆无为笑道:“怎么会呢。来,我扶你。”

寻渊在陆无为身后听到他说的这些话,总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可是一时半会却又摸不准。

寻瑶先是跑去看了乐无的情况,见乐无有鄢雀照顾,便转而和别的弟子去搀扶了段颜。

众人收拾妥当后,便往浮金山的方向走去。

半个时辰后,他们在路上遇到了正御剑而来的月尘和一众高资历的弟子。

看来鄢雀收到了消息之后,便自己先一个人出发过来了。

临近第二日清晨,众人便跟着这些赶来帮忙的弟子还有月尘回到了浮金山中。

穆之筠在返程途中已经昏睡了过去,由于他的伤势最重,所以便被安排在了药阁住下。

而其他人在药阁里分别包扎观察好之后,发现都没有什么致命的伤,大多都是灵力透支严重,其他的也就是一些普通的伤筋动骨而已了。

药翁一直忙到下午,他交代好情况之后,便让其余的人都回去各自的阁中恢复灵力休息去了。

而乐无却依然守在穆之筠的身边,不曾有一刻的离开。以至于她是最后一个被药翁查看伤势的。

药翁拿了些瓶瓶罐罐,还有一些工具走到乐无身边坐下道:“阿无,来,让我看看你的伤。”

乐无趴在穆之筠的塌边,并未转头,说道:“阿翁,我没什么事,刚才我已经从后面的桌子上拿了些应症的丹药了,你放心吧。”

药翁道:“嗯,那我帮你先把手上的伤处理一下吧。”

乐无这才想起自己的手她还没有处理,她愣了一秒,这才转身将手递给了药翁。

可是令药翁和乐无都没有想到的是,原先已经变得血肉模糊的手,此时竟然已经长好了一些。

难怪乐无一路上竟然忘记了自己的手伤,现在想来,果然不怎么疼了。

药翁盯着看了一会儿道:“这......可能你的这个妖族族系,本身就是可以快速自愈的体质吧。毕竟,你到底是什么妖族,我们到现在还是不清楚的,总之还是上点药吧,反正肯定会让你好的更快一些。”

看着药翁为自己上药,乐无也不禁思索起来,昨夜在和那司魂妖打斗的时候,它们和玄璃一样,好像都闻到了乐无身上玄璃所说的什么香气。

可是乐无自己却根本闻不到啊。

乐无试探性地问了一句:“阿翁,我身上......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气味啊?”

药翁笑了声道:“有啊!臭味!你都几天没有洗澡了吧!”

乐无白了药翁一眼,看来这个气味药翁这样的人类是闻不见的。

乐无沉思了一会儿又道:“阿翁,你知不知道,哪一种妖怪是身体具有异香,且像我这样身体有自愈能力,而且生来就是人形的?”

药翁停下手里的动作,认真地思索了一会道:“呃......身体具有异香的妖族有猎风蝶族还有一些特殊的花妖也是有的。至于身体有自愈能力的,就很少了,据我所知,好像也就只有篮腹蛞蝓一族,除了它们,妖族中具有自愈能力的应该就再也没有了。还有这生来就是人形的,这和是什么妖族倒是没有关系,只要是灵力高深的大妖,那胎生下的孩子都是有可能天生就具有人形的。当然,也有一些吸收了特别多的天地灵气化妖的妖族,也有可能直接会衍生出人形。但是如果三种特征都具有的话,那我就真不知道了。所以说,阿无,你说不定是个什么新型的妖怪哦。”

乐无一脸纠结道:“混沌妖怪?”

:“嗯,对,混沌妖怪。”

乐无皱着眉,有些嫌弃地道:“我可不想做什么混沌妖怪,听起来像是个杂牌。要是个什么花啊,树啊,鸟啊什么的倒还不错。”

说话间,药翁已经将乐无的手掌给包扎好了。

药翁将最后一点纱布剪掉后说道:“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你没有灵元,若是有灵元的话,等你成年之后肯定是可以幻化出真身的,之前我也问过鄢雀你灵元的事情,不过,他嘴严得很,什么都不肯说。”

乐无心道:他当然不会说了,莫轻轻都说我的灵元碎片蕴含的灵力巨大,鄢雀这么谨慎的人,自然是不会把这件事情给说出去的。

药翁起身道:“好了,我还得忙着去配药,你呀,也别一直在这守着,毕竟身上的伤也不可能一下子就全部都好起来,穆之筠也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你还是休息一下吧。”

乐无应道:“嗯,好,我知道了,阿翁你去忙吧,我没事。”

药翁随即便端着东西走了,乐无转而又看向旁边熟睡的穆之筠,看来他一时半会是不会醒来了。

乐无起身,准备还是先去鄢雀阁一趟,毕竟这次边地遇到妖怪的事情,她还是得和鄢雀再汇报一下,这玄璃绝对不会是只为了屠杀一个小村子而特意来到浮金山的。

乐无和药翁打了招呼,便来到了鄢雀阁中。

她站在鄢雀的卧房前轻轻敲了敲门道:“仙尊,你在吗?”

门被一阵风推开,乐无走了进去,只见鄢雀此时正坐在内室的床上,好像是知道乐无会来一样,刻意地在等着她。

:“你要是还不来,我就要过去找你了。”鄢雀道。

乐无道:“仙尊知道我要来?”

鄢雀应道:“嗯,我想知道,你到底是怎么从玄璃的手下逃脱的?”

乐无惊讶道:“仙尊你知道那妖族是玄璃?”

鄢雀微微颔首道:“可以使唤司魂妖的蛇妖,又穿一身红衣,且行动速度极快,那除了玄璃,就别无二人了。”

乐无垂下眉眼道:“......仙尊,其实......我并不是自己逃走的,我是被他们放走的。”

:“他们?还有另一个人?”鄢雀疑惑道。

:“嗯。”乐无点了点头道:“只不过另一个人刻意掩盖了自己的声音,还穿着斗篷蒙着面,我认不出是谁,只能大致看出是一个男人。”

鄢雀沉思了一会道:“嗯,那他们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

乐无迟疑了一下道:“那......那个玄璃原本是......原本是想轻薄我来着,后来被那个穿斗篷的人给劝住了,他们似乎在密谋着什么,玄璃说要带我去风都城,说什么要让那个人换一个人,那个人说不行......其他的就没有听到了......”

鄢雀眉头微皱:好你个玄璃,竟然对乐无打起了主意!

可是鄢雀更担忧地却是玄璃和那个穿斗篷的人所密谋的事情,现任妖尊已经和明界伏妖仙宗们休战了这么久,难道这是想要再次密谋开战的意思?

确实也不能排除这种可能,可是眼下线索太少,光靠目前的所见所闻,鄢雀根本想不出他们到底要做什么?

突然,鄢雀想到了一个东西,灵元碎片!

难道他们是冲着乐无的灵元碎片来的?

可是既然是这样,那他们为什么不将乐无带走?反而将她留下呢?

或者是他们尚且还不知道乐无和那碎片的关系?

可是这碎片分散之后便封存了灵力,散落在地上的时候,也不过和普通的黄色石头碎片没什么两样。

这么多年,鄢雀近水楼台,都没有再找到过任何一枚,而妖尊他们远在暗界,又是怎么知道这碎片的事情的呢?要说明界这边有他们的眼线的话,鄢雀也从来都没有和任何人透露过这碎片的事情,就算是有线人,那这个线人又是从哪里知道这件事情的呢?

如此一想来,他们是冲着这碎片而来的概率似乎又不是那么大了。

但是,如果不是为了碎片,那又会是为了什么呢?

鄢雀想了很久,却始终都得不到合适的答案。

乐无见鄢雀沉默不语,忍不住说道:“仙尊,我总觉得玄璃他们这次出现在这里不太正常,边境据点的防守这么严格,他们怎么会越过防线,这么轻易地就靠近了浮金山呢?”

这句话一下子点醒了鄢雀,是啊,光想没有用,边境从未送过来任何的信件说又妖族入侵,这样说来,似乎是要去一趟边境看看了,到时候也许可以找到什么线索也说不定。

鄢雀道:“看来,我得去一趟边境了。”

去边境?

乐无连忙道:“仙尊,难道真的是要发生什么吗?”

鄢雀见乐无似乎有些紧张,随即安慰道:“你先别害怕,各个仙宗下都设有强力的结界防守,就算是玄璃,他也绝不可能硬闯得了那些结界的。浮金山目前应该还是安全的,只是这次慕月村被屠之事来得蹊跷,而且他们悄无声息地来到浮金山边地,只怕是边境那边暗地里已经出了什么乱子,这件事在没有弄清楚之前还不宜声张,所以我这才想去边境看看,也许可以找到什么线索。”

乐无这才稍稍放下了心,她很怕,和司魂妖对抗的这种经历,她真的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了。

:“那仙尊你打算什么时候走?”乐无问道。

鄢雀抬眼思索了一下道:“明天上午吧,今天晚上我先和月尘他们说一下情况,明天告知完弟子们之后就出发。”

乐无心中突然升起一阵浓浓的无力感,这种无力感得来汹涌,她竟忍不住有些想哭。

鄢雀看出乐无的不对,问道:“怎么了?”

乐无却突然跪在鄢雀的跟前。

全能妖怪

全能妖怪

作者:竹慕君 类别:科幻 综合评分 100

来历未明的女婴被当作了妖怪被收养在了一个伏妖仙宗,她本来只想安安稳稳地地过完自己的一生,却未曾想竟被当作了令宗门蒙难的替罪羊……:“我只想当一条咸鱼啊!你大爷的!老天爷,你这是在把我往绝路上逼啊!”稳定更新了,下定决心肯定要写到完结啦!此书献给自己永远是悲观勇敢地的你~结果可倒好,下班途中小电驴打滑,她一个不小心就摔在马路牙子上昏死了过去。。

第三章 徒弟之徒 2022-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