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十八章 请求囚禁
这一次寻瑶为乐无也才,寻渊并也没再做拦阻。现在在寻渊对乐无还也没多深入了解的时候,寻渊对乐无的看法实际上和别人也都是差不多的。虽然再后来寻瑶和乐无渐渐地走得近了一些后,寻渊这才慢慢的地通过寻瑶和穆之筠对乐无渐渐地有了些深入了解。一就时,在乐无被其他的弟子欺以前在寻渊对乐无还没有多了解的时候,寻渊对乐无的看法其实和别人也都是差不多的。。...

这次寻瑶为乐无出头,寻渊并没有再做阻拦。

以前在寻渊对乐无还没有多了解的时候,寻渊对乐无的看法其实和别人也都是差不多的。

但是后来寻瑶和乐无渐渐走得近了一些之后,寻渊这才慢慢地通过寻瑶和穆之筠对乐无渐渐有了些了解。

一开始时,在乐无被其他的弟子欺负的时候,寻瑶为她出头,寻渊还劝过寻瑶不要多管闲事。

但是后来在知道乐无的为人之后,他就很少再会去阻止了。

以他现在对乐无的了解,且不说乐无的品行绝不是那种谄媚之人,就光说她和穆之筠的感情,寻渊觉得,乐无也是绝对不会去做出献媚于妖族这种事的。

寻瑶的声音很大,又加上寻渊此时就跪在寻瑶旁边,众人一听说话的人是寻瑶,便纷纷将自己的喊声给咽了回去。

寻瑶气得发抖,她直勾勾地盯着段颜,又说道:“段颜!你少在这里混淆视听乱带风向!说到底!你们都只是看到了乐无她破了衣服而已,你们谁能站出来说,自己亲眼看到了乐无向那个妖族献媚了?哼!~眼睛脏的人,自然看什么都是脏的!我真是开了眼了!这妖族还没攻过来呢,你们就开始自己人打自己人了?!”

乐无转头看向站在众人中间为自己辩护的寻瑶,看着她那个娇小的身影,乐无不禁有些感动,又有些意外。

其实她和寻瑶也算不上特别交心的朋友,当然,更算不上是什么生死之交了。

可是,谁能想到,在这种她被千夫所指的时刻,寻瑶却不顾别人对她的看法,竟然敢站起来为她说话。

可是寻瑶越是这样,乐无的心中就越是愧疚。

前面有穆之筠为她挡下魔爪,现在又有寻瑶为她辩护......但是,乐无真的不想再让任何人因为她而受到伤害了。

段颜平日里是比较高看一眼寻瑶的,可是此时寻瑶竟然帮乐无说话,段颜顿时升起一种奇怪的不平衡感。

:“寻瑶,有些事情,不需要看到也可以知道发生了什么。我知道你和乐无感情比较好,但是你也要看清楚,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做朋友的!”

这时陆无为却插了一句进来道:“段颜,我觉得你还是有些惊弓之鸟了,不管乐无有没有委身于那妖族,这都不能证明乐无就一定勾结了他们。乐无说到底还是我们浮金山的人,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你这样硬要师尊处置她,未免有些不讲道理了。”

殿下的那些一开始还喊着要将乐无逐出师门的人,见陆无为和寻瑶竟然都帮着乐无说话,一时间竟然都变成了墙头草,纷纷小声地应和了起来。

说什么:确实没有直接证据可以证明,如果就这样将乐无逐出师门的话,未免是有些武断了等等......

陆无为接着又道:“而且,你这样逼迫师尊他们,这也不是一个弟子该有的规矩。”

段颜一时语塞:“我......可是乐无她......”

段颜咬了咬嘴唇,一脸的不甘。

鄢雀一直沉默着看着殿下的情况,他倒是没有想到,寻瑶和陆无为竟然还会站出来帮乐无说话。

见段颜已经不再闹下去,鄢雀便也不想再多说什么,眼下还是快点收拾出发的好。

可是经过段颜这样一闹,鄢雀又忽然开始担心起来。

他和月尘走了之后,万一又出现这样的骚动的话,以段颜的这个性子,今天陆无为他们能劝下她一次,可是无法保证还能劝下她第二次,第三次。

而且之前她在和乐无交谈的时候,他确实也有听到乐无说过,玄璃和那个穿着斗篷的人所说的话语之间,似乎他们的谋划,也确实是和乐无有关。也正是因为这样,乐无才会被他们给放了回来。

想到这里,鄢雀便犯起了难。

然而就在这时,乐无却像是看出了他的顾虑一样,竟然站起身开口说道。

:“仙尊,既然段颜还有一些师兄弟们都怀疑我,那为了您和月尘仙尊去边境调查可以安心,也为了浮金山中不会弄得人心惶惶,就请仙尊先将我囚禁起来吧,等仙尊你们查明真相回来之后,自会还我清白的。”

众人纷纷诧异地望向乐无,就连段颜也是一脸的惊讶。

她们没有想到,乐无竟然会主动请罚。

陆无为见状连忙劝道:“乐无,没有这个必要,这是一场误会,段颜她也只是一时冲动而已......”

谁知鄢雀却应道:“好,既然如此,那即日起,乐无便囚禁于青栾洞中,没有我的命令,不得私自放行。”

乐无见鄢雀竟然应得这么快,这么干脆,心中不禁一阵冷笑,随即她躬身谢道:“谢仙尊!”

鄢雀从殿上走了下来,在经过乐无的身边时,他停住,小声道:“放心,我会尽快回来,青栾洞远离人群,你不参与这些非议也好。”

乐无微微点头却并未说话。

鄢雀见乐无似乎还在为昨天他对她说过的那些话而介怀,他不禁想再和乐无解释些什么,可是话到了嘴边他却停住了。

最后,鄢雀也没有再说出任何话,只是叫上月尘大步离开了。

段凌薇见事已至此,将乐无囚禁这个办法倒也可取,毕竟现在这个情况,为了稳定人心,也为了不随便冤枉乐无,这也是最好的处理办法了。

倒是这乐无主动要求囚禁,不禁令她刮目相看了些。

:“好了,在鄢雀仙尊和月尘仙尊回来之前,所有的标准课业都取消,每日你们除了轮流的巡视之外,便都自行安排修炼。都散了吧。”段凌薇说道。

:“是!”众人应后,便纷纷三两结伴离开了浮金殿。

段凌薇将一张结界符咒拿到寻瑶跟前道:“这是结界符咒,你跟着乐无去到青栾洞之后,在洞口将这符咒解封即可。”

寻瑶接过那符咒道:“知道了,师尊。”

段凌薇微微点头后,又看了乐无一眼,便离开了。

乐无走到寻瑶身边道:“寻瑶,谢谢你帮我说话。”

寻瑶神情有些难受地道:“乐无,其实你不用请罚囚禁的,你根本没有做错什么!”

乐无微笑道:“寻瑶,慕月村三百余人无辜惨死,月尘阁的师兄被杀,我师父也因为保护我而身受重伤,做下这一切的虽然不是我,但是却是和我有着一样身份的妖族......若囚禁我,可以换来大家心中的一份安心,那我心甘情愿。”

寻瑶听后咬了咬嘴唇道:“你是个笨蛋吗?”

乐无噗呲一笑道:“差不多吧~”

这时段颜也从她们身边走过,往浮金殿外走去,乐无突然喊住她:“段颜!”

段颜停下脚步,却并未回头。

乐无道:“后面这些日子,就麻烦你照顾我师父了,还有,能瞒几天是几天,请不要那么早告诉他我被囚禁的事情......”

段颜没想到乐无会和她说这些,她还以为乐无会为自己辩解,她微微侧头道:“不用你说我也知道!”随后,段颜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寻瑶气道:“以前我怎么没有看出来她竟然是这种人!那天回来之后,我在药阁帮忙,千影师姐说当时在和司魂妖战斗的时候,你明明还救过她!她竟然这么忘恩负义......”

乐无拍了拍寻瑶道:“没事儿,我可以理解她。”

是啊,她喜欢的人喜欢自己,她努力而不得的东西,乐无轻易就得到了,在这种妖族横行的世界中成长起来的孩子,对乐无抱以憎恨是非常正常的。

这时陆无为走了过来,他瞄了一眼寻瑶手中的结界符咒道:“现在就要过去青栾洞了吗?”

乐无和寻瑶点了点头。

陆无为道:“那乐无你还是先回鄢雀阁收拾收拾东西吧,青栾洞潮湿阴冷,师尊他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你可别忘了多带一点要用的东西,哎,我看看这个结界符咒。”

寻瑶将符咒递给陆无为,陆无为细细看了一会儿道:“这是个中阶的结界符咒,而且是那种有特殊钥匙的,这钥匙,估计是放在凌薇仙尊那里了。”

寻瑶说道:“当然了,我师尊给的符咒,钥匙不在她那,那在谁那啊?”

陆无为笑道:“哈哈,对哈~”

乐无道:“那我们走吧,我去收拾东西,然后......然后我去看看师父,之后我们就去青栾洞吧。”

而此时。

鄢雀和月尘也已经悄然出了浮金山,为了提防别被山下的什么人看到,鄢雀他们并没有让任何人送行。他们换了衣服,戴上挂了纱幔的斗笠,装作普通的弟子,就那样自然地下了山。

乐无收拾好东西之后,先是回到了药阁。

她将东西放在门外,寻瑶和陆无为则留在门外等她。

乐无整理了一下心情,神态自若地走了进去,谁知却看到段颜此时正端着一碗汤药坐在穆之筠的塌边。

见到乐无过来,段颜握着汤匙的手微微停住。

穆之筠欢喜地唤道:“小无!你回来了?”

乐无微微一笑走了过去,她看了一眼那已经没有了多少热气的,却还是满满一碗的汤药说道:“师父,你怎么不好好吃药?”

穆之筠道:“我想等你回来。”

乐无和段颜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乐无伸出手示意段颜将汤匙给她,段颜犹豫了一瞬,但还是伸手把汤匙递给了乐无。

乐无端过汤药,舀了一勺递到穆之筠嘴边,穆之筠乖乖地将那汤药给喝了下去。

段颜坐在一旁,脸色微微有些伤怀。

乐无边喂边说道:“师父,仙尊他们想调查边地的事情,已经出发去怀清城了。”

穆之筠道:“嗯,我已经听段颜说了。”

乐无接着道:“嗯......现在山中有些弟子还负着伤,掌事的现在也只剩下了凌薇仙尊,我伤好得快,后面可能要忙着和大家巡视,还有仙宗里面的一些事情可能都会缺人手......所以......可能后面就不能常来看你了,你不要闹脾气,要好好吃药,要听阿翁的话,知道吗?”

穆之筠应道:“嗯,好。不过,你伤还没有好清,你也不要太劳累。”

乐无将那汤药喂完后道:“嗯,我知道。那师父你休息吧,我得,我得去帮凌薇仙尊收拾卷轴去了,记住你答应我的,可不许闹脾气啊。”

穆之筠笑道:“好,我知道了,去吧。”

乐无将碗递给段颜,段颜看了乐无一眼,很自然地接了过来。

乐无道:“那我走啦。”

道别之后,乐无走到门口,将在门口晒药的药翁拉到了门外。

药翁一见门外寻瑶和陆无为竟然也在,而且他们的身边竟然还放着一些被子铺盖什么的,顿时觉得有些疑惑。

乐无便将自己要被囚禁的事情告诉了药翁。

药翁顿时不愿意了,乐无连忙让药翁声音小一点,随后好不容易才把药翁安抚了下来。

药翁双手叉腰气了好一阵,但是事已至此,他哪怕再心疼乐无,但是他也不好再说些什么,何况这又是乐无自己要求的。

乐无抱住药翁道:“阿翁,你别生气了,等仙尊他们回来,一切就都会恢复平静的。你别担心我,我就是换了个地方住而已,你要是想我,那你就去青栾洞看我嘛。”

药翁伸手揉了揉乐无的脑袋道:“唉......罢了,我给你拿一点驱寒祛湿的药包你带着!”

药翁说完便回到药阁中,避着穆之筠,抱了一大堆药包走了出来,乐无倒是也没有拒绝,如今的乐无心态变了很多,她越来越喜欢上这种被人重视和呵护的感觉了,她不想再刻意去拒绝任何人纯粹的好意。

几人相伴着来到了青栾洞中。

这青栾洞就在芜栾青涧的水帘后面,以前乐无和灵蜥它们玩的时候,时常到这附近来捉迷藏,乐无一直喊这里叫水帘洞来着。

而青栾洞外面就是露水池和竹林。

这个洞比较深,深到走到最里面时,已经听不到了外面瀑布的轰鸣。

几人走到最深处,他们本以为这青栾洞最深处可能会更加潮湿来着,却没想到,这里的顶部竟然有一个小洞,透过这个小洞,竟然还能照射进来一束亮光。

由于这束亮光的原因,这里倒是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潮湿。

那束光正好照在山洞内的一处死水潭中,乐无望了一眼那口水潭,没想到,这因为石壁上殷出的水而形成的水潭,里面的水竟然还挺清澈的。

乐无选了距离水潭和亮光不远处的一块比较干燥的地方放下了东西。

:“就在这吧,这束光照得真好,省的我天天会睡过头了。”乐无笑着道。

寻瑶和陆无为细心地将那褥子铺好,乐无也忙着加入了进来。

药翁则是忙着将那些祛湿的药包分散到了洞穴的四周,全部都收拾妥当后,众人便和乐无道了别。

几人走到洞口,寻瑶便拿出那结界符咒准备将结界释放出来。

陆无为却突然道:“啊糟了,刚刚给乐无收拾东西的时候,我好像把我的赤色璎珞不小心掉在洞里了,寻瑶,你把结界符咒给我吧,我进去找一下璎珞,回来这结界我来帮你设吧。”

寻瑶将符咒递给陆无为道:“好吧,那就麻烦陆师兄了。”

药翁捋了捋胡子道:“无为啊,你这个总是丢三落四的毛病是怎么老是改不掉?以后你娶了媳妇,可不要把媳妇也给弄丢了才好~”

陆无为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道:“您老人家竟会取笑我,我这毛病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了,实在是不好改啊。药翁你们就先回去吧,我花不了多少时间的。”

:“好,那药翁我们就先走吧。”寻瑶道。

陆无为随后便走进了洞内,但是他却并没有往洞穴的深处走去,而是躲在了距离洞口不远的一个拐角处。

察觉药翁他们走远之后,陆无为这才重新又走了出来。

只见他唤了另一张类似的符咒出来,然后设在了洞口处。

陆无为细致地观察了一下那结界,随后便一脸满意地离开了。

而此时洞中的乐无,她坐在褥子上,抬头望着那一束明亮的光线正发着呆。

忽然,那水潭中传出了一阵水花声,还没等乐无起身查看,就见到一只灵蜥竟然从那水潭里冒了出来。

:“叽叽~”

乐无惊喜道:“哎?小灵?是你!”

全能妖怪

全能妖怪

作者:竹慕君 类别:科幻 综合评分 100

来历未明的女婴被当作了妖怪被收养在了一个伏妖仙宗,她本来只想安安稳稳地地过完自己的一生,却未曾想竟被当作了令宗门蒙难的替罪羊……:“我只想当一条咸鱼啊!你大爷的!老天爷,你这是在把我往绝路上逼啊!”稳定更新了,下定决心肯定要写到完结啦!此书献给自己永远是悲观勇敢地的你~结果可倒好,下班途中小电驴打滑,她一个不小心就摔在马路牙子上昏死了过去。。

第三章 徒弟之徒 2022-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