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第1/2页)

李允浩眼神挑衅的瞟了胡戈一眼,淡淡道:“我还能是什么意思啊,只不过是在奉劝有些人要服老认命。年纪大了,就要好好的在家里边呆着。别不自量力,去做一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胡戈脸上一怒,指着李允浩怒斥道:“你这小子!”

郑伟霆似乎瞧出来了有些不对劲的地方,连忙转移话题道:“快看,李导过来了,我们快点过去吧。”

说完,拉起胡戈的手,不给他拒绝的机会,朝着李晓龙所在的方向走去。

胡戈也知道此时并不是跟李允浩吵架的时候,四周的媒体记者们可都还在呢,众目睽睽之下,这要是一个不好真的吵起来了,肯定会登上明天娱乐版版面的头条。

那对于刚刚复出的他来说,影响实在是太大了。

胡戈深深的望了李允浩一眼,跟随着郑伟霆离开了这里。

李允浩同样也不想跟胡戈真的在这里发生争执,所以他也冷眼旁观的看着胡戈被郑伟霆给拉走,对于他临别前深深望过来的一眼,浑不在意。

虽然李允浩今天得罪了胡戈,但是胡戈在李允浩的眼里,只不过是一个过气的老古董而已。

即便胡戈曾经获得过国内含金量最高的三大奖项之一的金鸡奖,但是也已经今时不同往日了,哪里是他这个正在冉冉升起的新星,可以相提并论的。

胡戈被郑伟霆拉走后,金雅心对着李允浩质问道:“你刚才干嘛这样跟胡戈说话?”

金雅心不知道为什么李允浩要突然间莫名其妙的对胡戈产生敌意,说出那些膈应人的话来。

胡戈刚刚才复出,他们两个人是第一次见面,应该没什么深仇大恨吧。

不过很快的,金雅心就知道李允浩为什么要对胡戈抱有那么大的敌意了。

李允浩轻声解释道:“雅心,你别误会,还不是因为刚才那个胡戈故意‘欺负’你了,害得你脸红了,我想替你教训他一下而已。”

李允浩在说到欺负两个字的时候,额外加重了几分语气。

“欺负我?”

金雅心愣了一下,然后像是忽然间想到了什么似得,暗道一声无语。

原来这个李允浩竟然是因为自己的缘故,而吃胡戈的醋了,怪不得刚刚他在那里处处针对胡戈呢。

面对李允浩如此幼稚的行为表现,金雅心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因此,金雅心所幸也不想理他,只冷冰冰的回道:“哦,原来是这样啊,李导来了,我们快点过去吧。”苏曼玉漫不经意的瞟了琳琳一眼,徐徐道:“不知玉贵人今日前来所为何事?无事不登三宝殿,本宫瞧你应该不是如此清闲的人。”

琳琳从怀里拿出了那个装有解毒丸的小盒子,恭恭敬敬的递到苏曼玉的面前道:“昨日的交易已经完成,嫔妾是特意来给娘娘您送解毒丸的。”

苏曼玉接过盒子看了两眼,终于露出了一丝难得的笑容道:“本宫还以为贵人你已经忘记了这件事情。”

琳琳恭谨的回道:“娘娘说笑了,嫔妾怎么会忘记此事呢。毕竟这是嫔妾与娘娘您做的第一桩交易,嫔妾无论如何,也一定会好好的把它完成,绝不会让娘娘您失望。”

苏曼玉一边把盒子收进怀里,一边若有所思的看向琳琳道:“怎么,听玉贵人的口气,似乎已经开始想要跟本宫做第二桩交易了?”

琳琳颔首道:“娘娘聪慧,一点就通,嫔妾敬服。”

苏曼玉哦了一声,淡淡道:“不知玉贵人还想跟本宫做什么交易?”

琳琳并没有回答苏曼玉的问题,而是从怀里又拿出了一个小盒子,打开后,递到苏曼玉的面前道:“在嫔妾告诉娘娘您具体的交易内容之前,还请娘娘先看看此物。”

苏曼玉漫不经心的瞟了一眼盒子里的东西,发现盒子里边只是装了一些白色的粉末,皱了皱眉头道:“这东西是什么?贵人你难不成是想以此物跟本宫做交易吧。”

琳琳点头笑道:“没错,嫔妾正是想以此物跟娘娘您做一个交易。”

苏曼玉凝眸道:“说吧,这东西到底是什么?”

琳琳摇了摇头道:“有关这个东西是什么嫔妾也不知道,不过若是嫔妾告诉娘娘此物得自何处,相信娘娘您绝对会对这东西感兴趣。”

“哦?这东西得知哪里,说来给本宫听听。”苏曼玉嘴上这样说着,心里却是暗暗的腹诽道:无论这东西来自哪里,就凭这些像是面粉一样的破粉末,也想跟自己做一次交易?当真是想的太美了点。

琳琳并不知道苏曼玉此时在心里的一番腹诽,不过即便她知道了,也照样不会在意此事。

只见琳琳在得到苏曼玉的询问后,开始徐徐道:“其实说起来,这个东西的来历跟娘娘您有关。即便嫔妾今日不说,相信娘娘您来日也定会知晓此事。”

话语一顿,缓缓的看向苏曼玉道:“这东西是如妃娘娘交予嫔妾,让嫔妾在五日之内,把这东西放到娘娘您的食物里,亲眼看着您吃下去。”

久久未出,外面已从皑皑白雪变为莺莺夏木,四个月了,抄了四个月佛经,听着外面知了的叫声也觉十分烦躁。觉着总该出去走走了。毕竟,这瞬息万变的宫内发生了不少事呢。

望向静静摆着的琴,是家中父母四处寻来的云沁琴。

弄妆梳洗,着蓝色宫装,只戴了个碧玉簪子,携婢然儿带着琴出了门

清韵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