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善恶到头终有鲍(5K求月票) (第1/5页)

这座建筑物能坚持到现在,被废土流民们一眼相中,作为大本营,可见当年它在建造时,绝对没有偷工减料。

地桩绝对是往一米一根去的。

铺地基的时候钢筋估计也是不要钱的。

因此质量很好,隔音效果甚是强大。

没有人知道,3楼的房间内,女高音歌手已经忍不住自个儿高歌一曲,并且青葱般的手指在窗台上有规律的弹唱,俨然一副陶醉忘我的姿态。

桌脚下垫着本泛黄的像是古诗集的册子,她随手抽出,上面只有手抄的一首诗,兴盛所致,便对照着弹唱:“年愁今夜未到乡~卧思可哀笑南梁~”

……

也没人知道,21级传说级铁衣,说是回去睡觉,其实已经偷偷洗完澡,躺在床上就用调整了升格驱动的位置,然后将“新消息提示”的模式改为了震动。

虽说白天对着那人头苏和鱼头苏用过一次特殊攻击,可毕竟众目睽睽,群雌环伺之下,他不敢真的享受,反而弄得自己不上不下,憋得痛苦。

此刻,夜深人静,总算可以满脸享受。

随着一个个陌生人的“来电”,他口中忽吟道:

“行年十八已衰翁,满眼忧伤只自攻。今夜扁舟来撅汝,死生从此各西东~”(注1)

b~

……

夜色静悄悄,明月在缠绕。

白浊的月光,洒在大地上。

这个夜晚过于安静。

所以更加无人知晓,在这避难所“酒店”大楼第13层,在十分老旧,没人打扫的昏暗房间内,一群人正在偷偷举行某种仪式。

他们男女参半,正点着蜡烛,在地上围坐成一圈,乍一眼看去,少说也有四五十人之多。

和3楼上两個人就能各自载歌载舞情况完全不同,13楼这里人虽多,但是整个气氛却十分压抑。

仿佛不同的楼层,就是不同的世界。

这些人手里纷纷捧着一本黑皮的书籍,盖在脸上,整个人宛如不倒翁似的,随着周围的蜡烛火苗一起,前后摇动间念念有词,似乎举行着某种难以理解的邪恶仪式。

被围绕着的,是一个躺在担架上的女孩。

她看起来年纪不大,十七八岁模样,有严重的白化病,头发,眉毛,眼睫毛等等,所有的毛发,都是白到了几乎透明的程度。

她的身体被裹上绷带,缠得活像个木乃伊,又被涂满难闻的、白色的絮状膏药,盖了块白布,看起来就像死了似的。

唯独那双眯着的小眼睛,清澈的眼神,还保留着一丝清醒,证明她是个活人。

“好痛啊……妈妈……我好痛啊……身体里好痛……”女孩艰难地望向担架旁边的的中年女人。

强烈的痛苦,似乎让她产生了某种剧烈的求生欲望,她开始轻轻挣扎起来。

担架旁的女人脸上盖着书,根本不去看她,只是用力捏女孩的手,不让她乱动。

她一边跟随着其他同伴继续发出音节古怪的声音,一边抽空低声咒道:

“蠢东西,别说话!这不是痛,这是恩赐!熬过去了就好了,你的病会治好,阿哲也能重新回到我们身边了!你要懂事,一切按照长老的安排,听到没有?”

“好的……”被母亲按住后,女孩像是失去了最后的一点力气,脑袋无力垂下,静静看旁边的人对自己施为。

那位母亲则是微微侧身,对着人群最上首,被众星拱月的,像是巨大肥肉般瘫坐在地上的一滩老者,讨好似的点了点头。

见到对方给了一个鼓励的眼神,中年女人心花怒放,继续专心致志地摇晃。

她诵念莫名咒语的声音更大,更加坚定。

几小时过去了,随着周围众人的不断吟唱,女孩体表的皮肤上,毛孔中,像是挤粉刺似的,就那样冒出来一点又一点点浊物,像是斑驳的白色油漆。

这些油漆状的浊物迅速抢占充斥她的皮肤,蔓延至全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双世宠妻滚床单 | 宠妻狂魔死神小说 | 最好的宠妻行为大赏 | 皇子宠妻动漫免费观看 | 宠妻厨房段子文案大全 | 盛宠天价甜妻下载 | 宠妻人设男星是谁 | 宠妻狂魔星座巨蟹 | 男宠妻主家法惩罚 | 四夫宠妻月西移 | 小说画地为牢 暖妻溺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