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章 冬菜作坊 (第1/2页)

秋意渐浓,乡亲们都开始增添衣物。

大白菜的收货时节大家再次忙碌了一阵,大多数人再次闲了下来。

除了去叶家青菜大棚干活的人之外,大多数人要么去团练跟着学学本事,要么就在家修葺房屋,或者去山里捡些山货,亦或是去山里砍些竹子,帮着叶江堂兄弟做罐子。

总归是要找些事情做,能赚一点是一点。

叶家也没闲着,叶家的鸡毛掸子作坊新增了羽绒服业务。

虽然说有专门的销售渠道,但是加工还是要自己来的。

听卢照凌说,今年又是一个寒冬,得早作准备。这羽绒服做出来之后,一些拿来自己家人使用,另外一部分则用来出售。

这个活,依然由二位嫂嫂去统领,二壮时不时的调动资源协助,家里存储的鸭绒充足,想做羽绒服并不难。

大壮每日还是在大棚里忙活,叶家的青菜已经开始在各地贩卖,但是价格并不算特别高,因为此时家家户户还有些存货,但是叶家的青菜因为品类多样,处理的大小一致,已经逐渐在北海郡打开名声。

甚至有些昔日里跟叶家合作不错的酒楼,主动登门拜访,开始在叶家订购青菜。

尤其是魏家,开始约谈叶琛,准备将河南、河北两道魏氏酒楼的所有青菜供应,交给叶家来做。

对此,叶琛有些犹豫,他在考虑是大规模与魏家合作,还是要自家开一家酒楼。

因为当初孩子们的梦想,就是在北海县有一家自己的酒楼。

到今天,二壮还一直念叨此事。

但自家跟魏家合作还算愉快,一旦自己开酒楼,就难免竞争,太低端的市场,叶琛又有些看不上了,所以内心多少有些犹豫。

三壮和小壮则开始跟着赵云缨习武,习武之途,很是艰辛,不过两个孩子都颇有天资,进步神速,让叶琛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也是传说之中万里无一的练武奇才?

不然孩子们怎么可能这么优秀。

叶琛只要有时间便偷看两个孩子练武,可是看了半天,也没学出个子午寅卯来。

三壮的陆地奔跑之术,在叶琛看来,跟跑酷没有太大区别,他这个年纪是学不会了,学会了也不能轻易用,万一老胳膊、老腿儿伤了,还得养伤,所以便厚着脸皮去学小壮的观想之术。

谁料自以为简单的观想之术,他也学不会,每次观想鼻子和眉心中间的位置时,就昏昏欲睡,再次醒来就是天明了。

吓得小壮连忙去寻刘大夫,刘大夫检查了一番叶琛的身体,得出的结论是叶琛似乎领悟了一种睡觉法门,对失眠效果非常好。

羞的叶琛再也不提学武之事。

谁曾想,没过两日叶琛就遇到了大麻烦,村里年纪大的,睡不着的老头老太太,都来拜访叶琛,想要学习他这个睡大觉之术。

这一日,刘大夫又来叶家检查完叶琛和赵菁菁的身体之后,拿走了家里的最后一罐冬菜。

叶琛看着已经干涸的冬菜缸,皱着眉头把二壮叫了过来,“你去跟咱们家的货郎说,让他们多收一种物件,那就是咸菜缸,只要有不分大小全都收回来。”

二壮问道,“爹,收那么多咸菜缸干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在批作业 | 他在我跨下 | 我是在干 | 我在仙玉 | 我在火场中 | 我在咪呀 | 我在人间苍茫 | 在吻我的 | 我力在门外 | 我在贵州遵义 | 我在地幔层